Columns Section: 世紀網站專欄區  世纪网站专栏区: 002
朋友專欄集 001-005        朋友专栏集 001-005        Friends' Columns Collection 001-005
作者:王玉麒  王玉麒     Written by Yue-Che Wang Sharing His Ideas & Thoughts
马英九总统在选举时提出的许多政见都因种种原因而
「杠龟」,但「全募兵制」却好像是铁了心地非做下
去不可了。

不难想像,这个主张对尚未服役的年轻选民,以及家
有男孩的父母们具有多大的吸引力。兵不用当了,意
味着可以省下年余的青春,不必去被人呼来喝去地当
underdog。而这段宝贵的光阴,对就业,交友,成家
有多重要,就更是不言可喻了。

这时候,谁胆敢主张维持征兵,大概就会触犯众怒,
虽不致被当众凌迟,但那张宝贵的票一定就拱手让给
敌方了。

我老人家不问世事已久,2008年年初,《尖端科
技》的毕总编来拜年兼邀稿,我还推三阻四地硬给赖
掉了。原因无它:当今岛内人才济济,要谈起国防问
题来,随手一抓就是一堆学者、专家、「名嘴」,那
轮到我这解甲多年的「老竽仔」呢?

于是我就等着。一方面,希望看到蓝绿双方对募兵主
张的理由。当兵多年,习惯了「决心附理由」的那套
陈规。听到了他们的结论,总希望再知道是为什么。
再一方面,也盼望能看到专家学者对这个题目的看
法。结果,等了这许久,也没见对此有个说法或回
应。似乎,对国家安全这么重大的议题就这样敲定
了。

这样,我这个老兵就要说几句话了。这些话,对大
众,可能都是逆耳之言,但为了国家的安全,不说出
来,我是如鲠在喉。听也罢,不听也罢,话-我总是
要说的。
馬英九總統在選舉時提出的許多政見都因種種原因而
「槓龜」,但「全募兵制」卻好像是鐵了心地非做下
去不可了。

不難想像,這個主張對尚未服役的年輕選民,以及家
有男孩的父母們具有多大的吸引力。兵不用當了,意
味著可以省下年餘的青春,不必去被人呼來喝去地當
underdog。而這段寶貴的光陰,對就業,交友,成家
有多重要,就更是不言可喻了。

這時候,誰膽敢主張維持徵兵,大概就會觸犯眾怒,
雖不致被當眾凌遲,但那張寶貴的票一定就拱手讓給
敵方了。

我老人家不問世事已久,2008年年初,《尖端科
技》的畢總編來拜年兼邀稿,我還推三阻四地硬給賴
掉了。原因無它:當今島內人才濟濟,要談起國防問
題來,隨手一抓就是一堆學者、專家、「名嘴」,那
輪到我這解甲多年的「老竽仔」呢?

於是我就等著。一方面,希望看到藍綠雙方對募兵主
張的理由。當兵多年,習慣了「決心附理由」的那套
陳規。聽到了他們的結論,總希望再知道是為什麼。
再一方面,也盼望能看到專家學者對這個題目的看
法。結果,等了這許久,也沒見對此有個說法或回
應。似乎,對國家安全這麼重大的議題就這樣敲定
了。

這樣,我這個老兵就要說幾句話了。這些話,對大
眾,可能都是逆耳之言,但為了國家的安全,不說出
來,我是如鯁在喉。聽也罷,不聽也罷,話 - 我總是
要說的。
募兵乎?徵兵乎?
王玉麒
募兵乎?征兵乎?
王玉麒
le -->
Google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募兵是先進國家的趨勢」?

政客說:「募兵是先進國家的趨勢」。不錯,政客是做了功課的。不但美、英、
法、加拿大、比利時、荷蘭等西方國家如是,咱們對面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亦如
是。

但是,這些國家的國防形勢,與台灣卻都是無法類比的。從90年代初,蘇聯及華
沙公約組織解體以來,歐美西方國家就因敵對陣營的消失而沒有了安全上迫切的
威脅。因此她們可以鉅幅裁軍,以節約政府的支出。在軍隊員額大減的情況下,
役男需要入營的比率就大為降低。以荷蘭為例,1990年時,屆齡役男入營的百分
比是55%,1991年就突降為37.5%,到2000年時只剩下了26%。在這種情況下,
荷蘭國會作出了決議,把憲法中所規定「男性國民有服兵役義務」的條文暫時凍
結(Moratorium,不是廢止),改採募兵制。

台灣與以上國家最大的差別就在:我們是面臨強大威脅的。只要這個條件不改
變,我們就必須保持相當的國防力。

其次,西方國家軍隊的使命與國軍全然不同。美國現在是獨霸全球的唯一超強。
波士尼亞,科索沃,阿富汗和兩度伊拉克戰爭,都是美軍在海外進行的,以大博
小的高科技戰爭,她完全是攻勢行動,把戰和的主動權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
北約國家軍隊的使命,也早從狹義的防衛北約地區改成了「在聯合國決議基礎
下,遂行國際維和/促和任務」。在911事件之後,歐美都有共識,要在恐怖組織
的源頭遂行打擊。2004年新年期間,德國國防部長在簡報德軍改革的記者會上,
就提出了:「在印度克什防衛德國」(“Deutschland wird in Hindukusch
verteidigt”)的口號。

無論美歐國家,她們要用以遂行使命的軍隊都只需要精,而不在多。我們別忘了
西方還有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在兵力的調度上,她們是很靈活的。

國軍的使命卻是純守勢的,要能因應從飛彈攻擊,特戰攻擊,傳統三棲登陸攻勢
甚至小股多點襲擾等不同的可能情況,再加上「盟國」的不確定性,我們在檯面
上就必須維持一個「可戰」的兵力(不必談「必勝」了)。西方國家有條件大幅裁
軍,國軍 - 恕我直率地說 – 沒有同樣的條件。為維持可戰的員額,又要採昂貴
的募兵制,姑不論國庫能否負擔,我們能召來這麼多的志願兵嗎?

美國的志願兵召募不足額,可以用「入籍」為餌,到加勒比海地區去召兵;西班
牙也可以用同樣的餌,到中南美洲西語系國家去召兵;法國有「外籍兵團」;台
灣呢?難不成也以相同的誘惑,去大陸沿海招志願兵?

所以,「募兵是先進國家的趨勢」這話是不錯的,可是我們就沒有東施效顰的條
件!

有全面募兵的必要嗎?

募兵制是個費錢的制度,一旦實施,國庫的負擔必大幅增加。主張募兵制的人
說:「現在是高科技時代,許多先進武器裝備的使用保養,所需的訓練時間都很
長。以當前的兵役時間,往往一個兵剛學會操作或保修,就快退伍了。」他們因
此言之鑿鑿地主張:非全面募兵不可!

是嗎?國防部和各軍種主管編裝的首長和幕僚們有沒有把編裝表取出來仔細地作
個分析,科學地算一算到底有多少員額是必須由長期役者來擔任的,而又有那些
類別的是可以由義務役者充任的?總不至於那炊事兵,步槍兵,傳令兵,駕駛
兵,火砲裝填手等,也都沾上了High-Tech,必須花大把納稅人的錢來募聘
吧?!

以德軍為例,他們的長期役者與義務役者的比例是:
陸軍  50.75%:49.25%
海軍    76.70%:23.30%
空軍    69.60%:30.40%
這個數據可以給主張募兵者作個參考。

其次,我們在義務役男入伍分發前,曾對他們的民間專長作過調查嗎?又有沒有
想到要把民間專長運用在軍中,盡量使役男「帶著嫁妝」來從軍,也從而省去了
許多寶貴的訓練時間呢?

第三,國軍當前的義務役期是一年二個月,軍方認為過短。而在歐洲尚採徵兵制
的德、奧,她們的役期卻僅為十個月及八個月。一年半的兵,在這些國家來說已
經是簽合同的志願役者了。而根據實務上的經驗,她們的義務役者除了入伍訓練
和專業訓練外,都還有約3/4的時間是在被「用」的狀態。那麼,他們的秘訣又何
在?國軍又為何做不到?

首先,這些國家的軍隊(尤其是陸軍),沒有專司新兵訓練的單位。從入伍開始,
到退伍為止,義務役士兵都在同一個單位。換言之,他們所採取的是以連隊為單
元的「整退整補」的辦法。這個單位的骨幹,是服職業役和志願(長期)役的幹部
和士兵。而在新兵的入伍訓練和專業訓練結束後,這些「菜鳥」會被盡量按專
長、性向與志願安置在最能駕輕就熟的位置上。

訓練的內容,除了各軍、兵種共同的課目外,也是以部隊任務為導向,沒有空轉
或不務實的浪費。一個新兵,在第二週就已進入了步槍實彈射擊的階段,第四週
就可能進入多日的野營、戰鬥教練。以奧地利陸軍為例,新兵的基本訓練和專業
訓練是各六週,剩下來的五至六個月都是在連隊服勤務。奧國擔任邊防巡邏,阻
止非法入境任務的,都是義務役士兵。在戰鬥部隊和戰鬥支援部隊服役的士兵,
通常也都有參加旅、團級實兵演習的機會。

募兵與動員

職業軍隊最大的問題在戰時沒有可動員的兵力。即使如某些為馬英九解套的將領
所倡議的「國民兵」制,也無法解決這個困境。原因很簡單,只在新訓單位受過
基本訓練的後備兵員,從未在野戰單位服務過,對各種勤務的流程都一無所知,
連生活的適應都有問題,如何能奢望他們可用?我們的後備軍人訓練,還是因循
茍且地停在「後召教育」的老套裏。蔣百里將軍在抗戰前就倡議的「原兵回原
伍」,現在的將校們恐怕是聞所未聞的。

前幾年,德國也曾發生過「兵役義務存廢」的論戰。最後,聯邦防衛軍參謀本部
在一份報告中明確表示反對立場。報告中強調:軍隊需要義務兵役制度,絕不可
作出任何危及該制度的措施。」德軍參謀本部認為:「徵兵制的軍隊最大的好處
是擁有充裕的人力資源,而此點又正是國家安全最大的保障」。該報告指出:
「義務兵制可確保軍隊戰力的新陳代謝」。

「國中之國」抑或「穿制服的公民」

募兵制的另一個後果,是把社會區分為「拿錢當兵」的,和「給錢養兵」的兩大
類。後者難免會產生payer 的優越感和「出錢消災」的心理期待。大家恐怕會認
定:一旦發生戰事,保鄉衛土,是軍隊的事,完全與自己不相干。「全民國防」淪
為空談,更遑論「全民拼命的意志」了。

在現代國家中,軍隊不是自外於社會的「國中之國」,而是社會的一部份。這一
點,在實施了幾十年徵兵制的國軍裏,算是做到了。由於義務兵員來自民間,社
會與軍隊之間,是沒有隔閡的。大批的義務兵,像新血一般地注入軍隊,除了使
這個團體不致老化,也不會與社會脫節。

沒有義務役男的新陳代謝,原本就有保守特色的軍隊,不出一代,就會成為一個
自外於公民社會的「國中之國」,在封閉、孤立的環境中,培養出與民間格格不
入的次文化(Subculture)。軍民不但不再是一家,兩者間由隔閡到衝突也是可期
的。

尤有甚者,封閉的軍隊和與社會疏離的軍官團,會演變成為一個在意識和利害
上,都與主流脫節的團體。遇有以民粹治國的領導人或執政黨,軍隊甚至有淪為
政客工具的危險。大家不要以為這是危言聳聽,認為台灣這個民主社會不可能開
倒車到軍隊效忠個人的地步。請回憶一下陳水扁執政後期「扁家軍」的種種切
切。再請大家自問:「在我們這個容易被煽情,用肝比用腦多的社會,敢擔保不會
再出現個陳二世嗎?」

幾個問題

國軍是否適合採取募兵制,取消義務兵制(徵兵制),以使自身成為一支「高度科
技化與專業化」的軍隊呢?筆者謹提供下列幾個問題,請馬總統以下的主事者思
考:

(一)        在發生戰事時,國軍是否須大批動員後備軍人?如然,一支職業軍隊,
它分佈在民間的後備武力是否能滿足最基本的人力需求?
(二)        國軍三軍有多少職缺是高科技和高專業性質的,有多少是屬於一般性
的?這些都有待精確的調查與統計。前者必須用志願服長期役的專才,後者(如步
槍兵,伙夫,文書人員,駕駛...)仍可由充員兵擔任。
(三)        台灣在國防上最應依恃的是「全民抵抗」的意志。如果改採募兵制,國
民是否會產生「打仗是軍人的事」的冷漠感?
(四)        以當前軍人職業的特性和軍人的社會地位,國軍是否能吸引到足額的,
高品質的應徵者?
(五)        全面募兵後的軍費支出是多少?是否在政府預算所能負荷的範圍?

國防部長以下的眾將校們:也請你們用專業的角度,發揮獨立思考的精神,來看
待這個攸關存亡的問題。馬英九固貴為總統,他也有不懂,不對和偏執的地方。
你們的職責不是去找出無數的藉口來迎合主子的錯誤決心或結論,而是要用一己
的良知良能去給他做至當的諮顧,必要時也別吝於說“No!“。蔣百里對國防大
學師生演講《參謀官之品格問題》,《「知」與「能」》時以「頭腦軟,骨頭
硬」的特質相期於軍官,諸君可切莫反其道而行。

刊載於2009年一月號「尖端科技」軍事月刊
「募兵是先进国家的趋势」?

政客说:「募兵是先进国家的趋势」。不错,政客是做了功课的。不但美、英、
法、加拿大、比利时、荷兰等西方国家如是,咱们对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亦如
是。

但是,这些国家的国防形势,与台湾却都是无法类比的。从90年代初,苏联及华
沙公约组织解体以来,欧美西方国家就因敌对阵营的消失而没有了安全上迫切的
威胁。因此她们可以巨幅裁军,以节约政府的支出。在军队员额大减的情况下,
役男需要入营的比率就大为降低。以荷兰为例,1990年时,届龄役男入营的百分
比是55%,1991年就突降为37.5%,到2000年时只剩下了26%。在这种情况下,
荷兰国会作出了决议,把宪法中所规定「男性国民有服兵役义务」的条文暂时冻
结(Moratorium,不是废止),改采募兵制。

台湾与以上国家最大的差别就在:我们是面临强大威胁的。只要这个条件不改
变,我们就必须保持相当的国防力。

其次,西方国家军队的使命与国军全然不同。美国现在是独霸全球的唯一超强。
波士尼亚,科索沃,阿富汗和两度伊拉克战争,都是美军在海外进行的,以大博
小的高科技战争,她完全是攻势行动,把战和的主动权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
北约国家军队的使命,也早从狭义的防卫北约地区改成了「在联合国决议基础
下,遂行国际维和/促和任务」。在911事件之后,欧美都有共识,要在恐怖组织
的源头遂行打击。 2004年新年期间,德国国防部长在简报德军改革的记者会
上,就提出了:「在印度克什防卫德国」(“Deutschland wird in Hindukusch
verteidigt”)的口号。

无论美欧国家,她们要用以遂行使命的军队都只需要精,而不在多。我们别忘了
西方还有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兵力的调度上,她们是很灵活的。

国军的使命却是纯守势的,要能因应从飞弹攻击,特战攻击,传统三栖登陆攻势
甚至小股多点袭扰等不同的可能情况,再加上「盟国」的不确定性,我们在台面
上就必须维持一个「可战」的兵力(不必谈「必胜」了)。西方国家有条件大幅裁
军,国军-恕我直率地说–没有同样的条件。为维持可战的员额,又要采昂贵的募
兵制,姑不论国库能否负担,我们能召来这么多的志愿兵吗?

美国的志愿兵召募不足额,可以用「入籍」为饵,到加勒比海地区去召兵;西班
牙也可以用同样的饵,到中南美洲西语系国家去召兵;法国有「外籍兵团」;台
湾呢?难不成也以相同的诱惑,去大陆沿海招志愿兵?

所以,「募兵是先进国家的趋势」这话是不错的,可是我们就没有东施效颦的条
件!

有全面募兵的必要吗?

募兵制是个费钱的制度,一旦实施,国库的负担必大幅增加。主张募兵制的人
说:「现在是高科技时代,许多先进武器装备的使用保养,所需的训练时间都很
长。以当前的兵役时间,往往一个兵刚学会操作或保修,就快退伍了。 」他们因
此言之凿凿地主张:非全面募兵不可!

是吗?国防部和各军种主管编装的首长和幕僚们有没有把编装表取出来仔细地作
个分析,科学地算一算到底有多少员额是必须由长期役者来担任的,而又有那些
类别的是可以由义务役者充任的?总不至于那炊事兵,步枪兵,传令兵,驾驶
兵,火炮装填手等,也都沾上了High-Tech,必须花大把纳税人的钱来募聘吧?


以德军为例,他们的长期役者与义务役者的比例是:
陆军50.75%:49.25%
海军76.70%:23.30%
空军69.60%:30.40%
这个数据可以给主张募兵者作个参考。

其次,我们在义务役男入伍分发前,曾对他们的民间专长作过调查吗?又有没有
想到要把民间专长运用在军中,尽量使役男「带着嫁妆」来从军,也从而省去了
许多宝贵的训练时间呢?

第三,国军当前的义务役期是一年二个月,军方认为过短。而在欧洲尚采征兵制
的德、奥,她们的役期却仅为十个月及八个月。一年半的兵,在这些国家来说已
经是签合同的志愿役者了。而根据实务上的经验,她们的义务役者除了入伍训练
和专业训练外,都还有约3/4的时间是在被「用」的状态。那么,他们的秘诀又何
在?国军又为何做不到?

首先,这些国家的军队(尤其是陆军),没有专司新兵训练的单位。从入伍开始,
到退伍为止,义务役士兵都在同一个单位。换言之,他们所采取的是以连队为单
元的「整退整补」的办法。这个单位的骨干,是服职业役和志愿(长期)役的干部
和士兵。而在新兵的入伍训练和专业训练结束后,这些「菜鸟」会被尽量按专
长、性向与志愿安置在最能驾轻就熟的位置上。

训练的内容,除了各军、兵种共同的课目外,也是以部队任务为导向,没有空转
或不务实的浪费。一个新兵,在第二周就已进入了步枪实弹射击的阶段,第四周
就可能进入多日的野营、战斗教练。以奥地利陆军为例,新兵的基本训练和专业
训练是各六周,剩下来的五至六个月都是在连队服勤务。奥国担任边防巡逻,阻
止非法入境任务的,都是义务役士兵。在战斗部队和战斗支援部队服役的士兵,
通常也都有参加旅、团级实兵演习的机会。

募兵与动员

职业军队最大的问题在战时没有可动员的兵力。即使如某些为马英九解套的将领
所倡议的「国民兵」制,也无法解决这个困境。原因很简单,只在新训单位受过
基本训练的后备兵员,从未在野战单位服务过,对各种勤务的流程都一无所知,
连生活的适应都有问题,如何能奢望他们可用?我们的后备军人训练,还是因循
苟且地停在「后召教育」的老套里。蒋百里将军在抗战前就倡议的「原兵回原
伍」,现在的将校们恐怕是闻所未闻的。

前几年,德国也曾发生过「兵役义务存废」的论战。最后,联邦防卫军参谋本部
在一份报告中明确表示反对立场。报告中强调:军队需要义务兵役制度,绝不可
作出任何危及该制度的措施。 」德军参谋本部认为:「征兵制的军队最大的好处
是拥有充裕的人力资源,而此点又正是国家安全最大的保障」。该报告指出:
「义务兵制可确保军队战力的新陈代谢」。

「国中之国」抑或「穿制服的公民」

募兵制的另一个后果,是把社会区分为「拿钱当兵」的,和「给钱养兵」的两大
类。后者难免会产生payer的优越感和「出钱消灾」的心理期待。大家恐怕会认
定:一旦发生战事,保乡卫土,是军队的事,完全与自己不相干。 「全民国防」
沦为空谈,更遑论「全民拼命的意志」了。

在现代国家中,军队不是自外于社会的「国中之国」,而是社会的一部份。这一
点,在实施了几十年征兵制的国军里,算是做到了。由于义务兵员来自民间,社
会与军队之间,是没有隔阂的。大批的义务兵,像新血一般地注入军队,除了使
这个团体不致老化,也不会与社会脱节。

没有义务役男的新陈代谢,原本就有保守特色的军队,不出一代,就会成为一个
自外于公民社会的「国中之国」,在封闭、孤立的环境中,培养出与民间格格不
入的次文化(Subculture)。军民不但不再是一家,两者间由隔阂到冲突也是可期
的。

尤有什者,封闭的军队和与社会疏离的军官团,会演变成为一个在意识和利害
上,都与主流脱节的团体。遇有以民粹治国的领导人或执政党,军队甚至有沦为
政客工具的危险。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认为台湾这个民主社会不可能开
倒车到军队效忠个人的地步。请回忆一下陈水扁执政后期「扁家军」的种种切
切。再请大家自问:「在我们这个容易被煽情,用肝比用脑多的社会,敢担保不会
再出现个陈二世吗?」

几个问题

国军是否适合采取募兵制,取消义务兵制(征兵制),以使自身成为一支「高度科
技化与专业化」的军队呢?笔者谨提供下列几个问题,请马总统以下的主事者思
考:

(一)在发生战事时,国军是否须大批动员后备军人?如然,一支职业军队,它分
布在民间的后备武力是否能满足最基本的人力需求?
(二)国军三军有多少职缺是高科技和高专业性质的,有多少是属于一般性的?这
些都有待精确的调查与统计。前者必须用志愿服长期役的专才,后者(如步枪兵,
伙夫,文书人员,驾驶...)仍可由充员兵担任。
(三)台湾在国防上最应依恃的是「全民抵抗」的意志。如果改采募兵制,国民是
否会产生「打仗是军人的事」的冷漠感?
(四)以当前军人职业的特性和军人的社会地位,国军是否能吸引到足额的,高品
质的应征者?
(五)全面募兵后的军费支出是多少?是否在政府预算所能负荷的范围?

国防部长以下的众将校们:也请你们用专业的角度,发挥独立思考的精神,来看
待这个攸关存亡的问题。马英九固贵为总统,他也有不懂,不对和偏执的地方。
你们的职责不是去找出无数的借口来迎合主子的错误决心或结论,而是要用一己
的良知良能去给他做至当的咨顾,必要时也别吝于说“No!“。蒋百里对国防大
学师生演讲《参谋官之品格问题》,《「知」与「能」》时以「头脑软,骨头
硬」的特质相期于军官,诸君可切莫反其道而行。

刊载于2009年一月号「尖端科技」军事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