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Linyao Wu, Master of Humor 北美著名華文女作家吳玲瑤        Part 010
More Articles by Linyao Wu 吳玲瑤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朋友中有不少是嫁工程師的,說工程師性格呆板不善交際,只專注於某些專業技術領
域,理性甚於感性,這種人缺少生活情趣,是所謂有知識沒常識的一群,可以把許多東
西電腦化數位化,但工程會讓人越來越不人性化。有個笑話流行於工程師間,話說兩個
工程科系的學生在校園裡相遇,其中一個騎著一輛漂亮的腳踏車,另一人好羨慕說:
「你哪裡搞來的這輛車?」「就是昨天,我滿腦子想著自己的事低頭走在校園來,迎面
過來一個美麗女孩騎著這輛車,突然把身上的衣服全脫光,問我要什麼都可以給我,我
就要了這輛車。」另一位學工程的同學說:「你選得對,反正她脫掉的那些衣服你也不
能穿。」

在大多數的女生眼裡,工程師可能一點也不浪漫,不會送花送禮寫小卡片。如果是在新
創的公司打拼,忙得連見太太的時間都很少,更別說有機會跟其他女人接觸了,加上幼
稚笨拙的社交能力無法掩蓋他的謊言,如有什麼外遇一下就穿幫。工程師每天被公司整
天關在那叫做[小隔間]的鳥籠裏,除了回家,哪裡都去不了,只認識辦公室到家裡的
路。有位太太說她擔心工程師丈夫整日盯著電腦,視力將會衰退,又說其實這樣也有好
處:當太太變老時,他不會注意到,因爲視力模糊了。但他的記憶力卻非常好,仍記著
你們初次相會時你那年輕美麗的容貌。另一位太太說:「工程師丈夫薪水不錯,自己不
會娛樂不怎麽花錢,也很少女人花他錢,所以你可以大大方方的花他錢,並且告訴他這
是促進經濟繁榮,他做出來的東西才有人買。」

公司會說謊、老闆會說謊,工程師通常沒有能力說謊,這也算是工程師驕傲,他們發現
自己比一般人更實事求是,有崇本務實的精神,常常是默默地解決問題,他們說自己不
是沒有品味,而是不想浪費時間在一些他們認為不重要的事情上,如果可以天天穿同樣
的衣服上班多省事。不少工程師認為自己是很高智慧的人,幽默起來比誰都幽默,但也
有那種悶悶的,不喜歡說話的,一開口就是只有搞技術的人才懂的冷笑話的宅男,這種
個性的人實在要感謝他們自己發明的電腦與網路,這些玩意使他們在某些時刻仍保有相
當魅力。

一位工科先生說他們同學都是晚熟型的男士,畢業後做事大家第一次相聚,同學們互陶
侃說:「現在說話比較像人話了。」那時共同的苦惱是外表平凡穿著隨便、語言索然無
味,而交不到女朋友,因為口才比不上文科的男生,體格比不上體院的男生,投資理財
的能力也輸給商科的男生,也許腦中的資料庫裝得很滿滿的,但卻說不出文學名著或明
星的名字,大腦總是優先浮現什麼AMD、CPU,和女孩子聊天,只要是提到電腦時,就
口沫橫飛沒完沒了,興高采烈地說起矽谷和晶片的由來,什麼網路伺服器,回頭一看女
孩子早就不知跑哪去了!他們就是不懂女孩,為什麼買手機不看功能,而是選哪位帥哥當
代言人,事情可以用email講清楚的,她要煲電話粥,有近路可以走,她要繞路才浪漫。

這樣的男生需要有耐性的女孩給他機會,如璞玉般好好琢磨,就像一位女孩說的:工科
男生有個特點,就是不帥,不是真的不帥,是那種猛一看不帥,但是第二眼會比較順
眼。如果第二眼還是不順眼,那麼堅持看第三眼,你會覺得他呆得可愛氣質還不錯,假
以時日如果事業成功會變得越有價值,就算是賺到了。

中國人在美唸工程的不少,上一輩為了是科技救國,不讓外國的船堅炮利欺負,或者說
學工比較算有一技之長,台灣當初的經濟起飛靠的也是電腦工業的進步。經濟情況好的
時候,工程師可以創當科技新貴,金融海嘯來時,工程師們也常常首當其衝受裁員打
擊,在危機中能不能再保有工程師單純的性格是另一種考驗。
朋友中有不少是嫁工程师的,说工程师性格呆板不善交际,只专注于某些专业技术领
域,理性甚于感性,这种人缺少生活情趣,是所谓有知识没常识的一群,可以把许多东
西电脑化数位化,但工程会让人越来越不人性化。有个笑话流行于工程师间,话说两个
工程科系的学生在校园里相遇,其中一个骑着一辆漂亮的脚踏车,另一人好羡慕说:
「你哪里搞来的这辆车?」「就是昨天,我满脑子想着自己的事低头走在校园来,迎面
过来一个美丽女孩骑着这辆车,突然把身上的衣服全脱光,问我要什么都可以给我,我
就要了这辆车。」另一位学工程的同学说:「你选得对,反正她脱掉的那些衣服你也不
能穿。」

在大多数的女生眼里,工程师可能一点也不浪漫,不会送花送礼写小卡片。如果是在新
创的公司打拼,忙得连见太太的时间都很少,更别说有机会跟其他女人接触了,加上幼
稚笨拙的社交能力无法掩盖他的谎言,如有什么外遇一下就穿帮。工程师每天被公司整
天关在那叫做[小隔间]的鸟笼里,除了回家,哪里都去不了,只认识办公室到家里的
路。有位太太说她担心工程师丈夫整日盯着电脑,视力将会衰退,又说其实这样也有好
处:当太太变老时,他不会注意到,因为视力模糊了。但他的记忆力却非常好,仍记着
你们初次相会时你那年轻美丽的容貌。另一位太太说:「工程师丈夫薪水不错,自己不
会娱乐不怎么花钱,也很少女人花他钱,所以你可以大大方方的花他钱,并且告诉他这
是促进经济繁荣,他做出来的东西才有人买。」

公司会说谎、老板会说谎,工程师通常没有能力说谎,这也算是工程师骄傲,他们发现
自己比一般人更实事求是,有崇本务实的精神,常常是默默地解决问题,他们说自己不
是没有品味,而是不想浪费时间在一些他们认为不重要的事情上,如果可以天天穿同样
的衣服上班多省事。不少工程师认为自己是很高智慧的人,幽默起来比谁都幽默,但也
有那种闷闷的,不喜欢说话的,一开口就是只有搞技术的人才懂的冷笑话的宅男,这种
个性的人实在要感谢他们自己发明的电脑与网路,这些玩意使他们在某些时刻仍保有相
当魅力。

一位工科先生说他们同学都是晚熟型的男士,毕业后做事大家第一次相聚,同学们互陶
侃说:「现在说话比较像人话了。」那时共同的苦恼是外表平凡穿着随便、语言索然无
味,而交不到女朋友,因为口才比不上文科的男生,体格比不上体院的男生,投资理财
的能力也输给商科的男生,也许脑中的资料库装得很满满的,但却说不出文学名著或明
星的名字,大脑总是优先浮现什么AMD、CPU,和女孩子聊天,只要是提到电脑时,就
口沫横飞没完没了,兴高采烈地说起矽谷和晶片的由来,什么网路伺服器,回头一看女
孩子早就不知跑哪去了!他们就是不懂女孩,为什么买手机不看功能,而是选哪位帅哥当
代言人,事情可以用email讲清楚的,她要煲电话粥,有近路可以走,她要绕路才浪漫。

这样的男生需要有耐性的女孩给他机会,如璞玉般好好琢磨,就像一位女孩说的:工科
男生有个特点,就是不帅,不是真的不帅,是那种猛一看不帅,但是第二眼会比较顺
眼。如果第二眼还是不顺眼,那么坚持看第三眼,你会觉得他呆得可爱气质还不错,假
以时日如果事业成功会变得越有价值,就算是赚到了。

中国人在美念工程的不少,上一辈为了是科技救国,不让外国的船坚炮利欺负,或者说
学工比较算有一技之长,台湾当初的经济起飞靠的也是电脑工业的进步。经济情况好的
时候,工程师可以创当科技新贵,金融海啸来时,工程师们也常常首当其冲受裁员打
击,在危机中能不能再保有工程师单纯的性格是另一种考验。
Google
 
和工程師過日子   吳玲瑤
和工程师过日子   吴玲瑶
矽谷被稱為工程師最多的地方,不知道是個性嚴謹才會去
讀工程,還是讀了工程才變得嚴謹,我這讀文的,常常發
現自己和他們思維做法十分不同。

無意中讀到一則工程師笑話,說如果把一個工程師雙手綁
在椅子後面,在他面前把一張地圖攤開,然後亂折回去,
這位被綁在椅子上的工程師會受不了,一定掙扎著要重新
折這張地圖,我不由得哈哈大笑,因為這樣的戲碼天天在
我們家上演,先生常常覺得有必要重折疊我看過的報紙,
把我隨手放在茶几上的書放正,連推出去的垃圾桶都被他
調整過,說要和車道成某個角度,垃圾車才好收。

兒子也是學工程的,講了一個老笑話,突顯他們思維的另
一面,據說有一個工程師走在路上,看到一隻會講話的青
蛙,「請吻我,我會變成公主,會回你一個深深的熱
吻。」這位工程師停下來,把青蛙撿起來放入口袋,然後
繼續走。青蛙又說:「請快吻我,我願意跟你在一起,隨
便你要做甚麼都可以。」把青蛙由口袋拿出來,看了一
下,笑一笑,又放回口袋繼續走。只聽工程師自言自語的
說:「工程師沒有時間跟女人多囉唆,但是有一隻會說話
的青蛙,多麼酷。」

曾經有機會到兒子的辦公室,發現每個年輕工程師的電腦
旁邊,都有一堆玩具,個個都是科技頑童,十分有趣。變
形機器人,電影星際戰爭的飛碟,他們自得其樂,有得被
拆得支離破碎,為的是想知道其中是怎樣才能動的,對工
程師而言,也許世界就是個玩具箱。

其實要知道某人是不是學工程的,可以從某些小節看得
出,有位太太說她先生規定說叫他吃飯要用email通知,
不要用喊的,這種人喜歡看呆伯特的漫畫,想到聖誕會很
興奮是想到可以組裝玩具,如果什麼電器用品壞了要扔,
會把電線收起來,記得七個以上的電腦密碼,卻不記得自
己結婚紀念日,相信科幻電影裡所講的情節,網上的朋友
比實際生活中多,戴的手錶按鍵不比電話少,還有…
矽谷被称为工程师最多的地方,不知道是个性严谨才会去
读工程,还是读了工程才变得严谨,我这读文的,常常发
现自己和他们思维做法十分不同。

无意中读到一则工程师笑话,说如果把一个工程师双手绑
在椅子后面,在他面前把一张地图摊开,然后乱折回去,
这位被绑在椅子上的工程师会受不了,一定挣扎着要重新
折这张地图,我不由得哈哈大笑,因为这样的戏码天天在
我们家上演,先生常常觉得有必要重折叠我看过的报纸,
把我随手放在茶几上的书放正,连推出去的垃圾桶都被他
调整过,说要和车道成某个角度,垃圾车才好收。

儿子也是学工程的,讲了一个老笑话,突显他们思维的另
一面,据说有一个工程师走在路上,看到一只会讲话的青
蛙,「请吻我,我会变成公主,会回你一个深深的热
吻。」这位工程师停下来,把青蛙捡起来放入口袋,然后
继续走。青蛙又说:「请快吻我,我愿意跟你在一起,随
便你要做什么都可以。」把青蛙由口袋拿出来,看了一
下,笑一笑,又放回口袋继续走。只听工程师自言自语的
说:「工程师没有时间跟女人多啰唆,但是有一只会说话
的青蛙,多么酷。」

曾经有机会到儿子的办公室,发现每个年轻工程师的电脑
旁边,都有一堆玩具,个个都是科技顽童,十分有趣。变
形机器人,电影星际战争的飞碟,他们自得其乐,有得被
拆得支离破碎,为的是想知道其中是怎样才能动的,对工
程师而言,也许世界就是个玩具箱。

其实要知道某人是不是学工程的,可以从某些小节看得
出,有位太太说她先生规定说叫他吃饭要用email通知,
不要用喊的,这种人喜欢看呆伯特的漫画,想到圣诞会很
兴奋是想到可以组装玩具,如果什么电器用品坏了要扔,
会把电线收起来,记得七个以上的电脑密码,却不记得自
己结婚纪念日,相信科幻电影里所讲的情节,网上的朋友
比实际生活中多,戴的手表按键不比电话少,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