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朋友:
轉瞬間,我和嘉銘在中佈總會事奉已滿了二十五年,回顧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的經歷,都是充滿恩典和讚美,為了不讓這個歷史時刻隨流消逝,董事會決定舉行一個慶祝會和出版一
個紀念冊。
主席凌克勞博士被公推為銀禧慶典的籌委員會主席,同工們更熱烈反應,已經開了好幾次會,不讓我費心出席。一切細節都有妥善安排,定了十二月四日晚上開感恩敘餐,還在百忙
中編印一個七彩的紀念冊,以照片,實錄數算上帝在過去二十五年所賜下的厚恩,取名為《奇恩里程──二十五載事奉留痕》。
我為這本畫冊寫了一個「七重感謝」,這實在是我從心底裡所發的心聲,我要感謝:
1、 一個充滿異象的董事會
2、 一個舉世敬重的名譽顧問團
3、 一群刻苦耐勞的同工及義工
4、 一群分佈全球的代禱夥伴
5、 一群熱心公益的良朋好友
6、 一個鼎力支持的家庭
7、 一位慈愛的上帝

希望你收到這本《奇恩里程》後,細心欣賞,多加代禱,同聲讚美。如果上帝感動你為本會今後聖工發展而奉獻,請慷慨支持,主必報答。

敬祝
新年蒙恩

                               主僕 司徒焯正 敬上  

福音之旅 : 走遍北愛, 英國和瑞士

二零零五年賓哥世界宣教大會在北愛爾蘭(8月27日至9月3日)隆重舉行。主題是「上帝奇工遍全球」,講員來自十四個國家,本會司徒焯正會長及助理鍾重光先生被邀請主持重要
聚會,一連七天的大會,每次赴會者幾千人,還有早禱會,查經會,專題討論,宣教策略。各地聖工報導,專為婦女及青年主辦的特會,豐富動人的書展和攤位。

除了大會聚會之外,司徒焯正還被邀到北愛爾蘭五間教會主領宣教特會,也藉此感謝許多支持本會聖工的教會和信徒,透過影音介紹,大家對本會在亞洲各地的聖工加深認識,也擴
大支持和代禱。

大會結束後,司徒會長和助理鍾先生趕到倫敦,會合其他來自美國、中國、香港、北愛和瑞士的七位本會代表,參加明年召開的國際會議籌委會,並協商如何配合中佈總會籌劃二零
零七年之創會六十週年慶典。三天會期,蒙英國名牧高力賀博士和倫敦爵士街浸信會的支持,提供會議廳及交通上的方便,互相分享。從高博士主持每週播出的廣播節目,大家獲益
良多,對本會的電視制作也大有鼓勵。

倫敦會議完畢,司徒會長和鍾助理和瑞士代表奧力士牧師即赴瑞士,一連八天的巡迴佈道,英語講,德語傳,深得各教會的歡迎,好些青年人對往中國教英語項目極感興趣,有幾位
還先報名決定二零零六年參加短宣隊到中國去。

大學校園感恩團聚

本會在南加州四個大學校園有學生工作,今年感恩節團聚在本會總部舉行,有豐富午餐、音樂節目、主內分享,並計劃冬令會的細節。大學生來自東南亞各地,海外相逢,同心事
奉,別有一番喜樂,加深友情,靈命也得長進。

上海送寒衣 - 穿在身外, 暖在心裡

十五年前,本會在上海與民政局合作,開辦了小東門敬老院。開始時,人力物力皆缺,只有十二位老人。自遷到浦東以後,在馬院長愛心、明智托展之後,加上本會和多方的支助,
小東門敬老院人數增加到五十六位,而且多次得到市的表揚和支助,老人生活非常健康愉快。

今年初冬,舉行十五週年慶典,特別邀請司徒博士夫婦前往參加,為了加強對老人的愛心服務,數日前司徒博士鼓勵美國,華盛頓州,特哥馬市雷向榮醫生牧養華人教會許多姊妹們
親手織成冬天毛線衣百餘件,由雷醫生及夫人親自從美國乘飛機帶到上海,捐贈給三間由本會設立的敬老院,還親手替老人穿上冬衣,好些孤老,無親無顧,見到雷醫生夫婦的愛心
行動,老淚縱橫,熱情擁抱感激不盡,如此親情,確是人間鮮見。

十一月感恩節後一個主日,司徒博士被邀請到特哥馬教會,和各弟兄姊妹見面,專誠感激這班愛心的使者,從太平洋的彼岸,向孤老送愛心,平常一件寒衣,也不值錢,但是親手織
成,以愛送出,無倚無靠的老人接到之後,確是穿在身外,暖在心裡。

敬老院的代表致詞

各位領導,各位來賓,親愛的司徒博士,你們好!

今天是我們小東門街道教會敬老院成立十五周年。在這喜慶的日子裡,各位領導從百忙之中趕來,為我們慶賀。使我們十分感動。更使我們老人感動的是司徒博士與加州朋友遠渡重
洋,來到我們老人身邊。前來看望我們老人。使我們感動無比的激動和感謝。

十五年來,敬老院在街道的關心下,越辦越好。我們老人的生活越過越開心,我們老人生活是豐富多彩,每年兩次運動會,春秋兩次旅遊。使老人出去多見世面。我們老人從心裡感
謝黨和政府的關懷,也感謝加州教育文化基金會對我們老人的關愛。

整整十五年,每逢過年過節,司徒博士總是惦記著敬老院老人,為我們送來營養品,水果,為我們添置床上用品。安裝電視機,空調健身設施等,凡是我們老人急需的,司徒博士總
是盡量為我們解決,無論是寒冬酷暑,還是刮風下雨。司徒博士的代表周先生、周女士夫婦兩人,不顧自己年紀大了,不辭辛苦,趕到敬老院來慰問老人,與我們敬老院的老人結下
了深厚感情,你們真是比親人還親。我們全體老人衷心地祝願你們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再一次感謝各位領導和各位來賓對我們敬老院老人的關心。

謝謝你們。

「愛是永不止息」: 中國教會電視系列開鏡

經過兩年多的商討,策劃和決定,本會環球傳播中心與中國兩會合作製作的一個教會系列電視片,已經正式在上海開鏡。整個系列定名為「愛是永不止息」。該系列片集將由一個拍
攝小組經過精心準備資料,劇本寫作,個人專訪,實地拍攝,然後再由美國環球傳播中心編制,配音,字幕等。

第一集「中國聖經事工」中英本已經完成,取名「腳前的燈,路上的光」。第二集「上海的讚美」介紹上海慕恩堂的歷史,發展與成就。第三集「橘子綠時荔枝紅」介紹廣東四會基
督教會近年的建堂和擴展。第四集「我有一個家」介紹河北省孤兒院的實況和愛心的偉大,後三集希望在二零零六年「中國聖經展」在美國洛杉磯水晶大教堂四月底開幕時,隆重推
出。

「愛是永不止息」系列最終目的是把中國宗教,教會的實況,向海外作有系統的介紹,一則彰顯上帝在歷史的過程中,如何保守了祂自己的教會與忠僕,另則以改革開放以來的二十
多年奇異發展中,中國教會實在以愛相聚,以愛相聞,使信徒有奇妙的增加。再則,透過實情相通,加深多方認識,信任,進而加強代禱和支助,充分表彰上帝的愛是永不止息的。

按照實際的需要與安排,希望這個系列能繼續拍攝下去,同時更希望在美國的電視頻道播出,這是一項艱鉅的信心聖工,只有主恩豐滿才可完成,請為代禱。

三喜臨門
蓬丹

美國環球文教總會於十月十五日(星期六)舉行慶祝茶會,歡慶總會旗下環球傳播中心錄影室啟用一週年、環球彩虹雜誌創刊一週年、以及中文資料中心電腦化完成重新開放,服務讀
者。

環球文教總會為總部設於洛杉磯之非牟利機構,透過屬下之教育文化基金會及基金會主任何耀輝,積極推動本土及國際性的教育與文化事業、大眾傳播製作、賑災救濟及靈性提昇等
事工以扶助青少年、學生、專業人士、學者、殘障人士、老者及缺欠者、使他們得以實踐及享受更豐盛的人生。


★電視紀錄片首影★

這項名為「三喜臨門」之活動包括觀賞甫於七月完成之電視紀錄片《哈德森》(Hudson)。該片由環球傳播中心拍攝製作,傳播主任屈建平執導,編輯張立等多位攝影師和編輯工作人
員鼎力合作完成。 從二零零三年起,傳播中心攝製組全程跟蹤拍攝被美國家庭收養的、來自中國江蘇省的小男孩哈德森近兩年之久。該片通過對收養四個中國孩子的安迪夫婦的細
緻訪問,將他們收養中國孩子的心路歷程進行了深入挖掘。紀錄片對四個孩子到美國時,都經歷過困難的適應期也有詳盡的交代,內容十分精彩感人。

該片將在不久之後,提供美國和中國有關電視媒體播放。環球傳播中心創建以來,拍攝了一系列傳播愛心的紀錄片。製作《哈德森》這樣的紀錄片,就是要通過生活中的真實故事,
傳播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神聖的愛。


★環球彩虹創刊一週年★


環球彩虹雜誌自去年八月創刊以來,已出版了八期,其內容涵蓋了生活、心理、勵志、保健、文藝等,由於文字生動、編排精美,並能提供全方位的閱讀樂趣,使人們得以體認生命
的豐美與真諦,因而廣受喜愛與好評。十五日當天有二十餘位讀友成立「環球彩虹讀友會」,其中包括了作者以及圖書資料中心使用者等。讀友會顧問方蘭卿女士呼籲大家集思廣
益,使雜誌能精益求精。「環球彩虹」顧問劉冰先生致贈大型蛋糕與嘉賓們慶賀分享,讀友黃嘉瑩及羅瑞華二位女士所送的鮮花使會場氣氛更加溫馨宜人。


★資料中心擴展服務★


環球文教總會的中文資料中心於一九八七年正式開幕。在曾任圖書館館長的亞蘇莎太平洋大學榮休教授周嘉銘女士的主持下,至今已有十八年,藏書六千冊, 所有書籍均經嚴格篩
選,可說是收藏屬靈書刊最豐富的圖書館。包括聖經研究、 神學教義、音樂聖詩、世界宗教等等,其他尚有史地、傳記、中國風土、散文小說、期刊雜誌、聲帶影帶等不同類別的
館藏,超越宗派界限,並可免費使用。去年起為追上劃時代的管理水準,決定採用香港啟創圖書管理系統,將中心全部藏書輸入電腦化運作,希望為讀者創造一個更有效、更優美的
學習環境。

慶祝茶會於十五日下午三時至五時舉行。儀式中,司徒會長代表美國環球文教總會致贈五百元支票一紙支持蒙市圖書館改建工程,由市議員劉達強先生代表接受。

會後許多參加之嘉賓均來函或來電致謝並祝福本會事工。
Web Footprints of Author: Doris Yu 蓬丹: Page 006
Miscellaneous Items Related to 蓬丹女士
相會時互放的光亮
http://www.fgs.org.tw:81/gate/gb/www.wfdn.com.tw/9302/040201/news/020111-1.htm
第一九七课、今夜,战火与星华竞艳
蓬丹/文 人间社记者觉宽/摄影

也许,我们曾赢取了一场爱情,也曾求取了一纸文凭,更曾争取了一份职业,但是,啊,但是,我们,真真正正活过
吗?
影片在落樱如雪的孤绝景象中结束。逝者或许仍是幸福的。他们被纪念,被升华。

温柔的春夜
南国暮春之夜,星颗在天穹编排一行又一行诗章,栀子花{1}在人间拆封一瓣又一瓣梦境,从冰箱取出凉爽的果露,我把
自己投入厚软的沙发。嬉笑怒骂喜剧过后,五光十色的电视的幕转为一片晦暗,静默了几秒,一记闷滞沈郁钟磬响起。
正准备查阅电视周刊,看看是什么故弄玄虚的节目,几个墨黑大字,乍然侵入眼帘: 战争的最后形象

我把蜷曲椅中身躯坐直,调大音量。战争,好一个凝重肃杀大题目,与这温柔春夜实在不搭调。但是,早已被那装疯卖
傻闹剧,与充斥着廉价温情笑剧折腾得翻胃的我,正期待换换口味,调剂一番呢。

岁月不惊
从小到大,总有人如是叮咛,更常在书册中读到这样的句子:战后婴儿潮出生的人,是一批活在太平盛世的幸运家伙,
从不识生离死别战乱滋味!
耳提面命次数多了,真叫我们以为,过的是岁月不惊的春秋佳日。

确实,对于我们这批,刚超过不惑之年或还不到的青壮才俊之士,兵燹{2}离乱,无非是些档案柜中零纸散页,历史书里
残篇断简,也或许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和某个郁热午后,令人有点儿消化不良的遥远梦魇……
什么是--战争的最后形象?

血肉淋漓人间世
窗上仍然映照繁星点点,栀子花香仍在随风飘送。但是,厚软的沙发逐渐令我坐立不安;冰冷的果汁,无法平息心底翻
涌而上的灼烫。才开始看这部影片,整个人就为烽火漫天,狼烟弥地景象,止不住血脉偾张{3}起来!

关于战争,我们当然早已见过许多静止图片,读过许多描述文字,也看过好几出戏剧化电影,但真正叫人惊魂梦碎的,
是这类将真实事件活生生、赤裸裸披露的纪录片!反讽的是,有多少人为摄取这些镜头殉身?

不如年少化芳尘
「战争的最后形象」纪录短片,以主角独白的方式,叙述四名摄影记者,自己选择去前线战地报导的历程。
独白者,并非记者本人,因为……

因为来自不同背景及国度的四名记者,最终都同样以鲜血,写下生命的完结篇。
四个年轻人,从美国,从欧洲,从日本,来到陌生荒远的土地--南亚阿富汗与苏联交战的沙场。

历时将近十年的阿苏之战{4},正如地球之上其它长长短短的战祸,曾经断断续续在报章中出现。我们并不明白其前因后
果,也未想深究。甚至,在读了几段语焉不详报导后,再见时兴味索然跳过不看了。

那些战役,听来神话般迢远不实。交战的地方与兵士,几乎可以肯定说,是我们永不会去到或见到的。觉察自己的无法
参与,我们不由更为好奇:是什么驱使这些年轻人热血沸腾投入--投入一场原来不属于他们的战争?

他们都是战争初期就殉职了的。如果不曾早夭,眼见自己相识的人一个个阵亡,眼见自己关怀的土地一寸寸沦落,他们
或者宁愿:
不如年少化芳尘,千载娥眉尚如新{5}!

嗜血的炮弹
他们死于一九七九年。彼时,不识战乱滋味的我们,都在做些什么?
在设法赢取一场爱情?在用心求取一纸文凭?抑是,在卖力争取一份职业?
而那金发蓝眼的美国男孩,他抛弃了爱情与文凭,抛弃了名利与高薪,离开父慈子孝的亲密家庭,离开盛产阳光的加州故乡,把白种人的脸用颜料抹黑,头发渍染成墨色,并蓄了一
嘴当地人模样的大胡子,当然也染过了。但是,在修改得酷似南亚人的脸上,一双灼亮清稚的眼睛,依旧海般澄碧,似在表明心迹:
「我不愿变更我的理想与方向。再一次回到这里,深入战地生活,完成我的工作……」

于是,怀抱昂扬斗志,扛载笨重摄影器材,男孩回国述职后,决定再度前往阿富汗,他与身着灰髒长袍的同伴,穿越干旱莽原,来到最前线,栖身简陋布篷。
他未曾想到,或即使想到也未曾担忧……
一枚嗜血的炮弹,已在搜寻下一个目标……

绝美的容颜
笑容灿烂日籍女孩,一身素淡白衣牛仔裤,像暑期出国观光的大学生。
但是,她的旅行袋里,只有无数底片,与一台多功能长距离相机。她也没有冷气饮料一应俱全的豪华巴士可搭。走向偏远的疆场,她仰靠最多的是自己的双足,其次是骡子和军用卡
车。

自幼展现朴实、坚毅和悲天悯人等等特质的女孩,选择了用相机捕捉真实人性,用胶卷探测生命核心。

背负珍爱相机,把一份羞涩藏在厚厚眼镜片后,跟随阿富汗向导,来到阿苏激战的乡镇。

东京的繁丽,大都会的歌舞升平,家乡樱花盛开的春天,都被远远抛在身后。
她的焦距,凝定在满是劫灰尸屑的异国枯土上。她的镜头,瞄向那失去了一切的老妇,也追踪那仅余一腿的稚子……

然后,她的新闻成为家乡报刊的头条,她摄得的照片被辑为专书,但是,她并未让出版商为她四面八方宣传,或大街小巷签字。她原也有机会,发一笔战争财。可她不想。

书被催成墨未浓时,她,再次来到烟薰火燎{6}的战地。
她说,锦上添花的事,已有太多人抢着做了。她要去接近受苦的心灵,受难的土地。

正如许多受苦受难布衣小民,她不慎踩到地雷。咽气前,她唯一请求是为她照一张相,同伴惊愕之余,忍泪答应了,用女孩珍爱的相机。

一帧与死亡短兵相接的照片,有着江海胸襟的女孩,以自己最终形象诠释战争,也为黎民百姓的无辜死去,向战争做最后抗议。
电视幕上,特写的照片多么令人不忍卒看!
然而,从容赴死的绝美容颜,又何等令人不舍忘怀!

羞涩的眼睛已然阖上。眼镜滑落了,似乎再也无需用它掩饰什么。一行清泪渗入鬓角。双颊因失血而变得惨白,嘴唇因痛楚而扭曲,但彷佛仍努力呢喃一些什么--
少年时代最心爱的一首诗?
魂梦深处切切思念的年迈双亲?
抑是,老家后院那一株,她曾刻过无数青春心事的樱花树?

落樱如雪
也许,我们曾赢取了一场爱情,也曾求取了一纸文凭,更曾争取了一份职业,但是,啊,但是,我们,真真正正活过吗?

影片在落樱如雪的孤绝景象中结束。洁白的樱瓣,令人觉得,逝者或许仍是幸福的。他们被纪念,被升华。
我想起另外一些人。

他们,在壮士十年归的凯歌声中,在冠盖满京华的欢迎式里,默默捡拾不为人知的憔悴忧伤,退隐到不为人知的海隅天涯,与草木同枯,与青天共老……
他们,又是谁?

幸福
星颗朗亮的夜,预示一个晴好的明天。而晴阳,将使院落里的栀子花开放得更茂盛。明晚,我们预期更芳馥的香息,浴在香息中的我们,也将继续啜饮沁凉果露,并且继续咒骂怆俗
{7}的喜剧,与轻薄的闹剧。

曾经,我不耐于如此单调重复可以预言的日子。现在我明白,我们实在是,一批够幸福的家伙。对于活在战火与星华竞艳的土地上的人们,有一个可以预期花香与电视的明天,便是
至高的幸福。
-选自《梦,已经启航》(跃升文化)

【注释】
{1}栀子花:栀子所开的花。花顶生,六瓣,花径约五至六公分,裂片后微卷。初开时为白色,后渐渐为黄色,有香味,花期从春末到夏至。栀,音「ㄓ」。
{2}兵燹:因战乱所造成的焚烧、破坏。燹,音「 」。
{3}偾张:张动。偾,音「 」。
{4}阿苏之战:为一九七九年到一九八九年间,苏联武装入侵阿富汗,与阿抵抗力量之间展开的一场侵略与反侵略战争。亦称阿富汗战争。苏联先后投入了七十万人的兵力,结果约
有一万五千人在战场上丧命,六千人在后方死于伤病。还有五万人负伤,三百一十一人失踪。这场战争共耗资五亿美元。至今俄罗斯还有两万七千多名在阿富汗战争中致残的军人需
要国家救济。
{5}不如年少化芳尘,千载娥眉尚如新:此段取自清朝诗作家方文(一六一二-一六六九),原诗全文为:「自古美人多不寿,寿则红颜渐成衰,不如年少花芳去,蛾眉千载尚如
新。」
{6}烟薰火燎:受到烟火的燻烤。形容非常窒热乾躁。燎,音「 」。
{7}伧俗:粗鄙、庸俗。

【作者简介】
蓬丹,本名游蓬丹,出生于台湾,祖籍福建宁德。国立师范大学社会教育系毕业,主修图书管理。后赴加拿大研读商科及文学,结业于哈利法克斯学院。八○年代抵美洛杉矶,历任
采购经理、加州日报副刊编辑,并于图书公司任总编辑十年。现任职旭升实业公司。九三年当选「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长,致力推广海外文艺风气。着有《未加糖的咖啡》
小说集,及《虹霓心愿》、《梦,已经启航》、《诗书好年华》等多部散文集。曾获「海外华文着述奖」首奖。一九九七年荣获省新闻处优良作品奖。一九九八年「中国文艺协会」
颁赠五四文艺奖章,对她在文学及文艺工作的成就备加肯定。
http://jcuaa.org/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71
菩提幽思    發表者 Doris Yu2006-06-13 10:41:20
霏霏細雨中來到維也納森林。
輕紗般的雨簾煙籠,密密的林子盈溢一股神奇的綠意。林葉如千萬枚翠玉簪,將天地染滿黛青流采。車子在林蔭深處停住,一棟古意盎然的石屋驀地出現眼前。
牆上繪有舒伯特畫像,門前一口老井,高大蔥鬱的那株樹想必就是菩提樹了。
膾炙人口的〈菩提樹〉,是舒伯特〈冬之旅〉系列二十四首歌的第五首。這系列歌曲描寫一個漂泊在苦寒冬日的的流浪者,菩提樹代表他思鄉懷舊的心情。

我曾在樹蔭底下,做過甜夢無數,
我曾在樹皮上面,刻過寵句無數,……

童年的唱遊課上,不識人間愁滋味的稚子學唱「菩提樹」,滿心只有放懷高歌的喜悅與輕鬆。一直要到多年以後,歷經了歡樂和痛苦交織的半世人生,浪迹天涯的我們,常常不禁以
憂傷而沉澱的心情懷想故土、昔人、舊事;留戀而不捨的縷縷情思,更時時牽繞在家園前那一株庇蔭著老屋的樹上 - 那株樹或許不是菩提,而是島國旺生的木麻黃、 油加利、或椰
子樹………。然而我們曾同樣地在樹蔭底下,做過甜夢無數,曾在樹皮上面,刻過寵句無數,……
舒伯特的歌,道盡人心深處無限幽思,遂超越了時空而永遠令人吟咏不止,緬懷不絕。
http://jcuaa.org/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66
善待自己       蓬丹
時序將入五月,適逢感念母愛的季節;也正值萬事萬物在梅雨中復甦重生的季節;從事文字工作的我,或在絲雨敲窗的案頭前,或在燭照斗室的孤燈下,閱讀了一篇篇作者們的精心
作品。掩卷之餘,不時感受到某種心靈的撞擊。
尤其當我讀到一篇有關「車庫」的文章,更覺心有戚戚焉。作者發現在美國,許多人都在車
庫中堆放雜物,甚至車子還必須停放在車庫外。的確,我們常會不知不覺在車庫累積了大批原該
廢棄之物,常見許多人家的車庫堆放了沒什麼用處、又猶豫著是否該丟的雜物,通常要等到快搬
家了,發現實在帶不了才痛下決心給拋掉,結果非但不覺有所損失,反滋生事了一身輕的成就感。
原來我們雖是擁有之物的主人,然而我們卻常為物所役而不自知!
有時,我們也常常將寶貴的心靈空間變成一個垃圾場,貯存了種種負面的情緒 - 憂煩、鬱怒、傷懷、怨恨、沮喪……有個心理學家說過:「情緒不能決定思想;而是思想決定情
緒。如果思想正確,就會覺得事事順遂,不會為眼前的困境所羈絆。」可是一般人總是很難擺脫外在情境對自己心理的影響。
一陣春雨過後,家人告訴我院中的杜鵑與茶花已相繼開放了。但我每天早出晚歸,且由車庫進出,很少到院子去,反而時常抱怨著濕漉漉的天氣,路上一定又會塞車。這個週日我偶
然開啟門扉,步入庭園,浴在晨霧中的花瓣仍沾滿點點滴露,鮮冽悅目,心情為之豁然開朗,彷彿被洗淨了一般。之前,我那被俗務蒙蔽了的心靈與滯礙了的思路,不曾想到大地因
著雨霧滋潤才足以回春,鶯飛草長原是春雨之賜啊!
突然想到我曾在一本書上讀過這樣清心醒眼的話語:

你曾經仔細觀察過一朵花、一片葉嗎?
  你知道每一朵花都有它獨特的姿態、每一片葉都有它自己的形狀嗎?
  你能夠分辨出每一朵花的芳香、每一片葉的氣味嗎?
你懂得每一朵花都有它的心情、每一片葉都有它的思路嗎?
  你何不靜下心來,試著和一朵花、一片葉說說話,
也許你會在其中發現一個天堂。

是的,我們一直處心積慮在人間尋找天堂,我們的一切努力似乎都在為遙遠的將來做準備,
然而我們常忽略或是忘卻了,塵世的美好其實是隨手可擷取的,只要開啟一扇通往戶外的門,亮麗的自然風華就會展現在眼前,一花一葉的姿態、形狀、芳香、氣味都會令我們感受
造物的神奇。然而當我們關上了心之門,就常被自己的情緒所左右,陷入諸般無法釋懷、難以釐清的思想魔障。
曾讀過一則富有哲理的文句: 在我們手提重物時,臂膀酸痛了就會放下,為何我們不能在心
累的時候,將綑綁性靈的苦惱愁煩放下呢?
同樣的,當我們發現屋子髒了,地上蒙塵了, 我們立即會去掃地,當我們的心渾濁時,為何我們不能去「掃心地」呢?
這是一個不平靖的詭譎世代,我們的心情也難免有時受制於外在環境而動盪不安,但是我們
必須學習去正視難題、面對困境、掃除阻擾我們前行的障礙,這是一種善待自己的正確人生態度,而善待自己,也就是善待父母恩賜的生命,以及造物者為我們所準備的繽紛世界!
http://blog.sohu.com/members/YSAW/1553415.html
咖啡的味道
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江南小城也和北京上海大城市一样,年轻人上咖啡馆成为一种时髦。高雅整洁的装饰,朦胧凄幽的灯光,飘荡着萨克
斯或钢琴音乐的咖啡馆令人陶醉。特别是恋爱中的情人去咖啡馆一坐那本身就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享受了,简直就是咖啡香来爱情甜!
而不能去咖啡馆坐一坐的年轻人那就是太遗憾了,我也属于不太常去的那一种。偶然和朋友们去一次便和别人谈上好几天,无非想表示自己不
是落伍的人。至于咖啡到底有多少特别的味道实在是谈不出来的。
许多年之后我移民美国,有一次和先生去看望一位朋友,朋友知道我先生是美国人后特意告诉我,我为你先生准备好咖啡吧。我不得不遗憾的告
诉她,我先生是即不喝咖啡也不喝茶,他只喝白开水。我们三人在朋友家真是有意思,我喝的是绿茶,先生喝的是白开水,而朋友对先生的一片心
意最后还是自己喝了。那曾经满足我虚荣的咖啡只不过是一种饮料罢了。对咖啡的深切向往自然也淡漠了。
有一天,先生带我去食品商场,走到一个角落,一阵阵的香气浓浓的扑鼻而来。我立刻就知道是咖啡,似乎世界上只有咖啡才有这样的香味,那对
咖啡的热情因为这难以阻挡的香气又一次浓烈起来。
因为那一次食品商场的香味实在难以忘怀,后来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买了大瓶装的一大瓶回家。先生虽然不喜欢喝咖啡,家里咖啡壶到是有的,
只是平常我当烧开始的器具了,自从咖啡进入家门后,咖啡壶正式"恢复名誉”,可惜喝了一段时间后,咖啡的味道尝过了,喝多了,也不过如此罢
了。
我的好朋友海外著名美籍华人作家蓬丹是个咖啡迷,走遍世界各地,无论是巴西﹑澳洲﹑巴里島﹑总要去咖啡馆坐一坐,还要买几包当地的咖
啡。但她说,最著名的咖啡到美国后用美国过滤过的水一煮,也就没了味道。她还是喜欢在美国普通的超级市场买一种加入hazelnut核果香的咖
啡豆,自行磨碎,色香味制作的乐趣享受都有了,她是喝得有滋有味的。
上个星期蓬丹到学校来找我,我们一起去一家越南餐厅吃越南菜。服务员照例问我们要喝什么。因为说好蓬丹请客我实在不好意思花她太多的费用,就借口说,我胃不好还是喝开水好
了。蓬丹很自然的要了一杯咖啡。说真的,我多么想尝一尝那正宗的法国咖啡啊,越南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许多越南人的生活方式很象法国人,越南人做的法国面包和法国菜都很地道
的。蓬丹问我,你真的胃不好不能喝咖啡吗?我吱吱吾吾的样子。等服务员端上开水和咖啡离开后。蓬丹特意在另一个小杯子里到了半杯咖啡说,你尝尝看,这是法国咖啡,如果你不喜欢
不要紧的,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再另给你要一杯,你不要客气。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文雅的抿了一小口。啊!真香啊,
热咖啡浓烈醇香竟让我顾不得蓬丹就在旁边,自顾自固执地沉醉在那种浓烈的香气里,闭上了眼睛久久舍不得睁开。蓬丹见我陶醉在咖啡中,连连要再给我要一杯,我坚决的谢绝了,这次
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这咖啡是蓬丹的杯子里分给我的,里面浓浓的是她给我的体贴和一份良善的真诚友情!
那是我喝过的最香最浓味道的咖啡。看来,咖啡有不同的味道,只是许多时候我们没有体会到罢了。
那天我和蓬丹谈了三个多小时还意有味尽。爱情,文学,异国文化,友情,啊真象咖啡的味道一样啊.咖啡喝了又喝.咖啡的味道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我敢肯定无论是咖啡馆餐馆还是在家里,那仿佛只有咖啡馆才能塑造的文化层次生活品质的形象,蓬丹在家里也丰丰富富的有了。因为她是懂得文化的人哪!
那么说来,喝咖啡能喝出”味道”来,不在于什么样的咖啡,而喝咖啡的人本身也是要有些味道的。
http://www.a-fin.com/FILES/magic/star_food_4.html
沉浸在那份芳馨裏     地球觀察員 蓬 丹 ( 2002 / 10 /25)
小學時,記得一日家有遠客來訪。
 自極遠地方來的客人,給爸爸帶來了一份那叫巴西的國度的名產。一大包黑色顆粒,看似霉壞了的豆子。後來爸爸把它放在櫥櫃底層。有天被我翻了出來,幾分嘴饞加上許多好
奇,我將它拆封,拿出一粒咬下去。又苦又怪的味道,忙不迭拋開,心想,天底下怎有這麼難吃的東西?
 沒料到多年之後,同樣的黑色顆粒,我的感覺竟轉換為:天底下怎有這樣好喝的東西?
 你大約已猜到了,那貌不驚人的豆粒,正是咖啡。
 小時,當然不知那豆粒還得研碎沖煮,並有特製的調製容器。爸媽從不喝咖啡,那包黑豆後來也不知所終。直到我上了大學,才聽說有專賣咖啡西點咖啡廳,燈光暗暗的,桌椅小
小的,播放著柔靡輕緩的藍調音樂。
 天真的我們不敢涉足,以為那是和茶室或酒家類似的處所。
 以後讀到幾篇文章,提及一個田園咖啡屋。文中說那是高級休閒場所,許多名人在咖啡屋古典音樂中構思冥想。而白先勇作品中,也說及騷人墨客常至一家明星咖啡館清談或寫
作。我這才對那叫「咖啡廳」的地方放了心。加以幾個死黨都性喜追逐情調與詩意,便約著去羅斯福路上「我們的」試探。以後又在西門町發現了「天地」和「凱莉」等好去處。
 在這些以大學生客人居多的咖館中,我們幾個女孩都會叫杯咖啡,偶而有模有樣燃起一支菸。那時,我們常覺得自己滿腹激情,也有滿腔積鬱。於是,在矇矓淒迷的一盞燭熒中,
或幽微幻麗的一方燈影下,半杯咖啡入肚,煙霧縹緲間,我們談文學與生命,談理想與現實,也談對存在的無窮困惑,還有對未來的無限憧憬……。
 彷彿覺得,生之況味,恰似那略帶苦澀的褐色液體……。
 而其實,那時所飲的咖啡,因加入大粒糖塊或沁甜冰淇淋,根本是不苦的。也只有在三五好友群眾吆喝時,才會上咖啡館喝咖啡,覺得那是挺時髦、挺瀟灑的一種「活動」,而並
非真正懂得咖啡個中三味。
 出國做事後,見洋同事上班第一件事便是沖杯咖啡,「咖啡時間」更是人人一杯在手,據桌休憩。我入境隨俗,逐漸也成為咖啡的俘虜,不可無日無之。
 大學時代仙風道骨,吃多少冰淇都不胖的好時光終於一去不復返。為保持身材,開始學著不在咖啡中加糖。
 如今「未加糖的咖啡」似已成為我的註冊商標。不僅因為我的一本小說集以此命名,而且再不能忍受有甜味的咖啡了。
 但真正享受咖啡,覺得它好喝,還是與天時地利人和息息相關。也許找個晚春的週末午後,與多時不見的朋友約在花園餐廳小聚。我們不點那種一大缸一大缸沖煌煮出來的普通咖
啡,偏愛到櫃前挑選特別烘焙過,具有不同香味的豆粒。貴是貴些,但我們享受那將豆粒研磨時漫溢的香息,以及香息中一場小小的期待。
 當盛在精緻典雅英國瓷杯裏的咖啡端來,小小的期待便劃上一個芬芳的句點。深深嗅一會那別具風味的香息,淺淺吮一口燙熱鮮濃的瓊液,依稀記起往日生命中一些驚濤駭浪的情
節。而在這晚春的閒適之中,似手只餘說還休的淡然了。
 而這一切,走過同樣青春的友人是了解的。所以我們不多言,只把自己沈浸在午後的溫柔晴陽中。
 當然,我們也沈浸在這盎咖啡的芳馨裏。並且深心感激,那份香醇,就如同永不變節的故友,一直能夠在我們的生命之中熱烈洋溢。
http://www.a-fin.com/FILES/magic/star_food_3.html
麥當勞與我       地球觀察員 蓬 丹 ( 2002 / 10 / 04)
如果,你實在很不喜歡速食店之王麥當勞,那麼,用「陰魂不散」來形容它的存在絕不為過。
 美國各地大街小巷,大抵每方圓幾十里便有一家麥當勞據守著。那燦亮搶眼的M標誌,不知是誰設計,但絕對可予頒予最佳商標獎。尤其夜裡,鮮明的黃色在漆黑中益發醒目。
 雖然我極不愛吃這家出名的漢堡包、炸薯條和四分之一磅大肉餅,卻頗欣賞他們的魚排堡。因此,當我在許多不同的城市看到麥當勞店時,倒不覺得它陰魂不散,反心服口服地
想:
 「不得了,這裡居然也麥當勞,速食文化大約是現今美國最大宗的輸出品了。」
 羅馬的火車站附近有家麥當勞,設在一棟古老建築物內。石砌外牆已剝蝕成參差不齊的瘀黑,但仍看得出精雕細琢的花紋,裂痕斑斑的柱子上,攀附著油綠綠的藤蔓。本以為是個
博物館或藝廊,從轉角彎過來,乍然與麥當勞標誌打了個照面──羅馬的麥當勞也沾染了一些古意。
 新加坡的一家麥當勞設有露天雅座。吃漢堡除省時外,另一大方便是,嘴中大嚼仍可眼觀八方,看烏節路上各色人種穿梭來去。這條新加坡的主要大道沒有喧囂的車聲和汙濁的市
塵,寬闊人行道上鋪著雅潔的紅磚,路旁林木道上鋪著雅潔的紅磚,路旁林木蔥籠,綠葉成蔭,難怪也成為歐美人士最喜觀光的亞洲國家之一。
 在英國倫敦時,有天早上我和母親一起遊訪海德公園。我們在薄薄的霧中漫步,偶爾坐下稍息片刻,看一束金陽自樹隙中透過。不久,就見一名黑人搬了個木箱,在路中央一擺,
逕自站上就滔滔不絕演說起來。有人視若無睹,有人停下來看看就走,也有不少人聚精會神聆聽。別看他貌不驚人,衣著隨便,可是口若懸河,談的盡是經國大事,其中似乎還夾雜
著不少抨擊「美帝」的字眼哩!
 後來時近中午,我們想找個地方吃飯,便往公園出口走。還未來到出口,就看對街一個M的觸目市招。為免找飯店花太多時間,便就近去了這間麥當勞。
 妙的是,才一進門,瞧見剛剛那名黑人,正在大啖「美帝」的食物!
 去了那麼多家的麥當勞,你猜我最喜歡的一家在那裡?洛杉磯?紐約?多倫多?巴黎?都不對。是台北和平東路上那二層樓的。那家店還真不小,比我去過的都要寬敞得多。在台
北熱門地段經營占地如此大的速食店,想必十分賺錢才有可能。
 那天晚上快十一點了。我和友人逛完夜市,想喝杯咖啡休憩一番,但不欲再繼續跋涉找什麼情調咖啡館了,只見麥當勞就在眼前,友人說:
 「我還滿喜歡這裡的氣氛,咖啡也不差,比你們美國麥當勞一大缸一大缸沖出來的好喝多了。」
 二樓寬闊雅靜的空間與室外的擠攘喧嘩成了強烈對比。我們坐靠街的位子,望向遠處閃閃爍爍霓虹,公寓大樓漏出的星星點點的燈光,還有深夜街頭猶自奔忙的車輛行人。這一切
鑲嵌在大大的玻璃窗上,彷彿一場生命的動畫。
 接近打烊時間,整個二樓已沒有什麼人。角落裡一對年輕情侶低頭說什麼。近旁一名上班族打扮男士在翻看報紙。一個晚歸的學生,桌上散著大堆筆記書本,仍埋頭苦讀,恍惚
間,我又像回到大學時代,在台北的夜色中,與好友秉燭深談,週遭也是形貌相似的人們,面前也是一杯逐漸冷去的咖啡……。
 也許,喜歡和平東路上的這家麥當勞,正是由於它座落在我曾如此熟悉的城市,襯著記憶的背景,才如此令人動心和留戀吧?
http://www.a-fin.com/FILES/magic/star_life_6.html
地 毯 工 人       地球觀察員 蓬 丹 ( 2002 / 10 / 18 )
兩次搬新家,都請一家地毯公司換地毯。
 工人在白天我上班時來工作,我回去時已舖好。又一次是四、五即收工,第二天再繼續做完。因此,並未和工人照過面。
 檢查每個角落,看地毯是否釘牢、拉平了。有問題打電話和服務人員交涉,也並未和工人說過話。
 有一回,發現新好的地毯有鬆動跡象。請地毯公司派人來修。把時間安排在週末,因為這時必須自己向工人明白指出,差錯在何處。
 名叫拉斐爾的工人,週末上午九點來到。如同許多勞工階層,是墨西哥裔,會說簡單英語。四十多歲模樣,長相倒比一般工人斯文乾淨得多。
 他看到毯面鬆動處,隆起如小丘,臉上似有些赧然;可能他是這家公司主要地毯工吧。隨即他打開工具箱,取出一根兩隻手臂寬的粗木條。我正好奇他要做什麼,只見他跪了下
來,將木條放在隆起處,一端抵住牆,然後用膝蓋不斷推撞另一端。這樣推撞數下,他額上就冒汗珠。
 原來,將地毯舖平是要如此費力的。
 拿可樂請他喝。他喘個氣,連飲數口,用不純熟的英語說:「地毯的工夫都在這裡。」
 又做手勢,要我試試,用膝蓋推撞木條。我沒試,但心想:這樣的動作會使膝蓋發痛吧?
 不料一個月後,發現地毯另一部分也有鬆動隆起現象,心裡老大不高興。雖說地毯厚,較不易拉直扯平,但材料及工錢可也比普通地毯貴許多呀!
 週末,拉斐爾來了,還攜家帶眷的。他一進門就說:
 「本來計畫帶太太小孩去海邊,老闆說你們很急,一定要週末修好,所以把他們一起帶了出來。做好若時間早,還是可以去。」
 一面安撫似的,對一個抱著嬰兒的胖婦,用西班牙語說著話。胖婦面無表情點點頭,逕自在院裡涼棚坐下,執意不肯入屋。
 十來歲的大女孩看來頗懂事,用英語對我說:
 「媽媽一天到晚呆在房子裡,週末就想出來透透氣。」
 原來女孩已念八年了。接下來的幾個分別是十歲、七歲、五歲和去年剛出生的小瑪雅。
 進屋看到呈波浪狀的鬆處,拉斐爾輕呼一聲:「上帝!」面有愧色說:「抱歉,前個月我一直生病,大約力氣不夠,傷起氣喘,真辛苦!」
 本想呵責,他這樣說,只得把到口的話嚥回去。難為他為一大家子人,生病唯有強撐。院裡,七歲和五歲的男孩四處亂,胖媽追也追不到,只能坐涼棚木椅上,翻看我拿去的雜
誌,偶爾抬頭斥喝兩聲。
 拉斐爾拿出粗米條,如上次一般賣力推撞,又叫我試,我說:「我明白,這是很吃力的工作。」他似乎有點感懷,說:「勞力的事,不知做到什麼時候就做不動了──想當年在墨
西哥,我是小學老師哩。」
 難怪長相絕非粗那型。「怎不做了呢?」
 「鄉下人都往城裡謀生,小學只好關掉。在大城裡也不易找到工作,便又偷偷跑來美國。大赦時才終於拿到綠卡。」
 是許多墨裔工人相似的遭遇吧。
 「來美國後,孩子一個個出生,想進修也不成了,現在就盼他們趕快長大……」
 也是許多來自各地移民的寫照吧。
 他用破碎的英語斷續說完,兀自屈身碗地,把膝蓋用力頂撞木條,一下又一下……。
 完工後,我給他二十元小費,他十分高興:
 「我可以帶他們先去吃一頓豐富的墨西哥炸雞,然後去海邊。」
 他走向屋外等候的妻兒,顯然是說明了出遊計畫,大家都雀躍萬分。
 拉斐爾適才的憂鬱也一掃而光,一家人觀觀喜喜地走了。
http://www.a-fin.com/FILES/magic/star_beauty_3.html
金 色 的 輝 煌       地球觀察員 蓬 丹 ( 2002 / 10 / 11 )
週末自洛城南下聖地牙哥訪友。
  在友人家看一卷錄影帶,關於聖地牙哥美術館正舉辦葡萄牙巴洛克時期精品展,影片中說明,此項展出工程浩大,費時三月,耗資美金二百萬,才得以將這些宮廷寶物呈現美國
人面前。
  在座一位男士出身上海美術學院,現在就在這美術館工作,他為我們補充說明,這些遠自歐洲運抵的珍品,只在美國東岸的首都華盛頓以及西岸的聖地牙哥展出,而聖地牙哥之
所以中選,是因為此地有許多葡萄牙後裔。
  美術館人員參與了所有的準備工作,從寶物抵達聖地牙哥,他們就馬不停蹄拆箱、核對、編號、製作說明,將肢解的部份一一拼齊,印海報、佈置會場等,甚至為了一個比天花
板還高的教堂神龕,他們必須鋸開天花板,重新裝修,展覽後再回復原狀。
  「寶物拼齊後,有位專家專程從葡萄牙來,檢查看看有無錯誤或遺漏。」在美術館工作的男士又說:「你們不能想像,一項展覽幕後工作有多千頭萬緒!」
  就為了這份苦心,我們決意去參觀這被命名為「金色的輝煌」的展覽。

  展覽廳十分黝暗,燈光只打在展出的物件一,讓人恍惚覺得,自己正緩緩墜入時光幽深處,在這種虛渺且略帶詭譎的氣氛中,你更可以任想像力天馬行空馬飛躍了。
  想像自己配戴著大如鴨蛋的巴洛克寶石,織織十指輕輕撩繡著純金絲穗的裙擺,在葡萄牙大公爵細心攙扶下,優雅地登上金馬車梯階……。
  而眼前那輛富麗堂皇的金馬車,燦紅的車廂鑲著金邊,車輪以及前後的裝飾也都漆得金光閃閃,車廂前後坐鎮著一尊美麗的女神,被眾多小天使環侍著,這些有著清純童顏與智
胖身子的小天使恣態各異,有的仰面,有的垂睫,有的踢起一條腿,有的張開雙臂,但都揚著金色的翅翼,在車廂前後快樂地飛翔舞動。
  一七一六年,當同一個式樣的四輛營大豪華金馬車,在天使簇擁護翼下,浩浩蕩蕩駛進教皇國,必然令人以為,來自天國的使者駕臨了。
  而那也正是,葡萄牙國王蓄意營造的一種氣勢,為說動教皇提昇里斯本主教的地位,當年的國王唐侯奧五世差遣馬奎斯斯伯爵遠赴梵岡進行商議,幄帷運籌多時之後,葡萄牙重
金禮聘羅馬最好的工匠,又花了四年時間製作這四輛金馬車,也因此將產生於義大利的巴洛克藝術帶進葡萄牙。
  教皇聖克里門十一世在一七一七年,應允了葡萄牙國王的請求。
  由此可想見做為一個天主教國家,政治與宗教是如何密切結合,這種結合也反應在教堂建築上,當年的教堂玉砌金雕,光彩奪目,不知動用了多少國庫的銀子,光一個聖壇就有
兩層樓高,其上鑲鑽疊翠,而聖壇中的神龕則全是鍍金的,燦亮如最熱烈的太陽。
  試想,當那里斯本主教披著曳地長袍,柱著耀眼權杖,神色凜然地踏上聖壇,怎能令人不產生天神降臨的錯覺,而深信不移地加以頂禮膜拜呢?

  我來到一個五色斑爛的櫥櫃前,細細審視黑色底面上,金漆彩繪的花鳥。
  圖案繁富幾近不可思議,更覺不可思議的是牆上的說明──這瑰麗且體積龍大的櫥櫃,竟然是國王贈給一個修女的,修女又竟然是國王的情婦。
  櫥櫃有著許多大大小小的抽屜,全用膠紙封住了,抽屜中除了放置聖經、十字架、天主苦像、聖母圖等等日常修行的道具,在那最隱密的角落,是否曾經藏有印著國王御徽的情
書,繡了情人姓名縮寫的帕子,還是一瓣乾涸了的,做為信物的鬱金香?
  緊緊密封的抽屜,宛似被封死了的唇,然而,想像那多情的國王、叛逆的修女,再加上一個包藏了無數秘密的櫥櫃,一段香艷奇情的呂闈戀史,彷彿已呼之欲出了。

  一間較小的展覽室中,陳列著多件皇室珠寶、紫水晶、祖母綠、貓兒眼、田黃玉,隔著厚厚的櫥窗,隔者遙遠的歲月,依然閃著狡黠而幽異的光茫。
  十八世紀葡萄牙海上稱霸已逾二百年,累積了許多財富,這些寶玉奇石,全是遠從葡國殖民地巴西運來,經過一流藝匠精工製作,曾經在種種宮廷華筵上,吸引了無數既羨且妒
的目光……。
  這次展覽是聖地牙哥藝壇盛事。展出前曾有多次酒會,穿金戴銀仕女們,見到如此大顆粒的珍寶,不禁為手上不過幾克拉的鑽戒自慚形穢,於是,一種恨不能握為己有的貪婪與
欣羨,就無法遏抑溢于言表……。
  我心想,他們可曾知道,這些珠寶是後人自關閉的修道院中得獲的。修道院何以收藏這種俗世之物呢?
  原來,珠寶的最初擁有者是修女。
  而這些修女,本都是皇家貴族。
  她們,不知因何緣由離棄繁華,遁入森冷的空門,是已參悟世情,還是使用一種障眼法,就如金漆櫥櫃的女主人,那修女的外衣,似乎只為遮掩一些不可告人的情事。
  關於宗教偽善者,十六世紀哲學家蒙田的話確切極了:「為了時要昇天,反淪為禽獸。」
  無論如何,修道院早已人去樓亡,只有堅硬的玉石存留下來,歷經數百年,那閃爍迷離的光影,彷彿仍在喃喃訴說一樁樁閃爍的流言,一件件迷離的隱衷,簡直如同已逝女主人
的魂魄,依然鎖嵌在她們昔日佩戴的珠飾中。
  而珠飾的奇巧繁複的設計,碩大誇張的造型,彷彿仍能令人窺知,當年政治宗教糾纏不清,以致錯綜蕪雜的宮廷關係,以及因過於富裕而產生的,荒靡的貴族與沈淪僧侶……。
  這些,預示了葡萄備日後的衰微與沒落。

  走出黝黑的歷史,跨進晴艷的二十世紀。
  下午四時許,金色的輝煌已被章重的大門掩住了。我在美術館的石階前坐下,將自己從那一場金色的震撼中醒轉過來,恍如醒自一場虛華不實的浮夢。
  廣場四週,全是看似平凡無奇的世間男女,擁有傲世珠寶財或位尊權高之士,大約沒有幾個吧?然而,他們也都披一身金,髮上也都閃一層光。
  那是因為,他們真真實實、歡歡喜喜活在今天的陽光裡,而不昨日的鬼魂,只能依附在一些冰冷僵硬的物件上,至今無法參透……
  自石階站起,我也將自己投入那一地金燦燦的日影之中。
http://www.ecfusa.org/GB96.php
恩橋   No.96    2005年冬季
夢迴老地方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