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d Glimpses of Distinguished Caree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Part 0010a
專欄 Columns: Part B: Pi-Twan Huang 黃碧端
http://www.gvm.com.tw/Board/index.aspx?go=B14
遠見專欄: 把脈社會專欄 Columns:
Pi-Twan Huang 黃碧端
陳瑞仁扳回台灣的顏面
黃碧端   2006/12 遠見雜誌 第246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2645
(Chinese Traditional Version)
台灣在民主化的進程上,一直是華人社會的標竿。儘管香港建立了更有效的法治,新加
坡政府的清廉度則廣受肯定,但是,出於人民本身對人權法制的自覺而爭取到全面的言
論自由、直接民權及兩黨政治體制的,卻只有台灣!即使早在八○年代的黨外抗爭期,
台灣所享有的法治自由也已是當時四人幫初垮的中國大陸知識界豔羨且引為典範的對
象。台灣半個多世紀間最大的成就,不僅在經濟,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證明了中國人也
有能力建立起民主的社會。

然而,九○年代以後的台灣,卻一步步倒退成民主的反面教材,變成官商勾結、族群撕
裂、朝野惡鬥、司法公信力喪失、領袖人物言語失格誠信無存的國度。更不堪的是,貴
為「第一家庭」的成員,幾乎無一不是視公物為私產,小則動用公務車總統座機服私人
之務,大則賣官鬻爵、收受賄賂。如今甚至查出將堂堂國務機要費利用假發票報帳,買
總統寶眷的鑽戒華服,而我們的律師總統猶鼓其如簧之舌,破綻百出地宣示那是為「掩
護秘密外交」所不得不然,不僅視國家如私物,更是視民智如無物!近年來,「台灣的
民主」已經悄悄從被稱羨的對象,變成被外人輕蔑笑罵或同情的標的。在北京的一個熟
朋友,二十幾年前曾經很勇敢地說他希望蔣經國成為全中國的領袖,最近見面,說他如
今只祈禱中國不要因民主化步上台灣的後塵!

這其實也等於說,如果台灣社會繼續在「民主」的路上作這種水準的演出,島上的百姓
陪葬之外,一個巨大副作用是,「中華民族有能力建構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將成為破
滅的神話!

我們因此真要感謝陳瑞仁檢察官,這位一向「挺綠」的司法人員,在眾人並不期望他能
秉公查案的氣氛中,2006年11月4日,國務機要費起訴書出爐,當中抽絲剝繭,從嚴謹
的查證中確認了陳總統夫婦涉及偽造文書及貪瀆。這份石破天驚的起訴書,提供的不僅
是一個高難度的司法辦案典範,更重要的是重建了大眾對司法的信心,證明台灣所走的
民主,仍是一個值得喝采的方向!

「民主」,邱吉爾首相有妙語:是很壞的體制──只比人類嘗試過的所有其他制度好一
些(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all the others that have been tried.)。民
主的「壞」,在它達不到一個明君睿智統治所能完成的效果。半調子民主還可能把前人
基業拆毀,菲律賓和今天的台灣都是例子。但民主好過其餘,因為當人人參與監督,它
不會像其他體制,走到人間地獄的慘境,也永遠有自我改進的空間。陳瑞仁正在示範
的,既是我們的自我改進的機制的運作,更是給所有華人世界的一個民主強心劑。陳瑞
仁扳回台灣的顏面,台灣扳回華人對民主的信心。我們鼓掌,也更期待!
(作者為實踐大學講座教授;本專欄由洪蘭、黃達夫、黃碧端共同主持。)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Google
 
陈瑞仁扳回台湾的颜面
黄碧端   2006/12 远见杂誌 第246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2645
(Chinese Simplified Version)
台湾在民主化的进程上,一直是华人社会的标竿。儘管香港建立了更有效的法治,新加
坡政府的清廉度则广受肯定,但是,出於人民本身对人权法制的自觉而争取到全面的言
论自由、直接民权及两党政治体制的,却只有台湾!即使早在八○年代的党外抗争期,
台湾所享有的法治自由也已是当时四人帮初垮的中国大陆知识界豔羡且引为典範的对
象。台湾半个多世纪间最大的成就,不仅在经济,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證明了中国人也
有能力建立起民主的社会。

然而,九○年代以後的台湾,却一步步倒退成民主的反面教材,变成官商勾结、族群撕
裂、朝野恶鬥、司法公信力丧失、领袖人物言语失格诚信无存的国度。更不堪的是,贵
为「第一家庭」的成员,几乎无一不是视公物为私产,小则动用公务车总统座机服私人
之务,大则卖官鬻爵、收受贿赂。如今甚至查出将堂堂国务机要费利用假发票报帐,买
总统宝眷的钻戒华服,而我们的律师总统犹鼓其如簧之舌,破绽百出地宣示那是为「掩
护秘密外交」所不得不然,不仅视国家如私物,更是视民智如无物!近年来,「台湾的
民主」已经悄悄从被称羡的对象,变成被外人轻蔑笑骂或同情的标的。在北京的一个熟
朋友,二十几年前曾经很勇敢地说他希望蒋经国成为全中国的领袖,最近见面,说他如
今只祈祷中国不要因民主化步上台湾的後尘!

这其实也等於说,如果台湾社会继续在「民主」的路上作这种水準的演出,岛上的百姓
陪葬之外,一个巨大副作用是,「中华民族有能力建构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将成为破
灭的神话!

我们因此真要感谢陈瑞仁检察官,这位一向「挺绿」的司法人员,在众人并不期望他能
秉公查案的气氛中,2006年11月4日,国务机要费起诉书出炉,当中抽丝剥茧,从严谨
的查證中确认了陈总统夫妇涉及伪造文书及贪渎。这份石破天惊的起诉书,提供的不仅
是一个高难度的司法办案典範,更重要的是重建了大众对司法的信心,證明台湾所走的
民主,仍是一个值得喝采的方向!

「民主」,邱吉尔首相有妙语:是很坏的体制──只比人类尝试过的所有其他制度好一
些(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all the others that have been tried.)。民
主的「坏」,在它达不到一个明君睿智统治所能完成的效果。半调子民主还可能把前人
基业拆毁,菲律宾和今天的台湾都是例子。但民主好过其馀,因为当人人参与监督,它
不会像其他体制,走到人间地狱的惨境,也永远有自我改进的空间。陈瑞仁正在示範
的,既是我们的自我改进的机制的运作,更是给所有华人世界的一个民主强心剂。陈瑞
仁扳回台湾的颜面,台湾扳回华人对民主的信心。我们鼓掌,也更期待!
(作者为实践大学讲座教授;本专栏由洪兰、黄达夫、黄碧端共同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