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d Glimpses of Distinguished Caree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Part 0010b
專欄 Columns: Part B: Pi-Twan Huang 黃碧端
http://www.gvm.com.tw/Board/index.aspx?go=B14
遠見專欄: 把脈社會專欄 Columns:
Pi-Twan Huang 黃碧端
檢討外交政策 比結交小國重要
黃碧端  2006/9 遠見雜誌 第243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2392
(Chinese Traditional Version)
8月6日,就在行政院長蘇貞昌準備啟程前往非洲邦交國查德出席總統德比(Idriss
Deby)就職典禮的當天凌晨,外交部緊急宣布和查德斷交。事實上,那也是台灣若不
「緊急宣布」,就等著查德主動跟我們斷交的時刻。

就外交工作來說,還能有更難堪的局面嗎?執政黨憤怒地責備都是北京「挖我牆腳」,
在野黨也同聲表示遺憾。沒錯,是遺憾,但不是因為失去一個叫查德的非洲邦交國,而
是因為做為一個國家,我們必須一而再地面對這樣的難堪和羞辱!

陳總統上任以來,查德是第七個跟台灣斷交的邦交國。查德並且是陳總統在2000年甫上
任後就走訪的國家,也是今年年初才由中油公司和它簽定石油開採合約,將投資約3000
萬美元的合作對象,更是我們的最高行政首長正要首途登門致賀的友邦——我們真的必
須接受一個「朋友」這樣的對待嗎?

維繫這些邦交,如今已經變成投入無數成本、賠上尊嚴,甚至製造勾結貪腐,卻提供了
中共「挖牆腳」機會的、周而復始的戲碼!

努力結交小國始自1960年代,當時的國民黨政府面對大國一一斷交,必須爭取一票是一
票的小國,以保住聯合國席次。外交部次長楊西崑因此終年風塵僕僕地成了「非洲先
生」,也在實質上使我們在聯合國的席位努力撐到1971年。

然而台灣退出聯合國也已經35年了。35年來,小國的票已不具備實質意義,但爭取小國
的心理卻奇特地延續下來:近幾年,為了要多得一個偶然有名無實(建了交但沒好
處),更多時候是有害無益的「國際友人」,政府不知撒下多少百姓的血汗錢,外交人
員不知折多少腰、鑽多少營,去跟一堆少人聽過的所羅門、諾魯、巴布亞紐幾內亞、布
吉納法索、科索夫、查德……這些國家謀求建交。

曾經創造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蹟,在國際上不靠外交關係也早已建立起更高尊嚴的台灣,
如今卻隨著中共打壓的小格局起舞,跡近瘋狂。

而國家元首一再主帥親征,揮霍已經捉襟見肘的稅收,甚至不惜說謊文飾,加上重利為
餌,以便謀得一紙虛盟,或迂迴入境一趟,好宣稱已構成「外交上的重大突破」。其愚
民阿Q,莫此為甚;更不要說還出現諸多兩邊中飽圖利的敗德枝節。外交而一至於此,
這個巴結小國的「政策」還不該徹底檢討嗎?

國際關係本來就是實例造就規範,規範又與續起的形勢相互激盪,永遠在變動的,今天
的國界也早已愈來愈泯滅不見。我們既無所用於邦交國投的票,則強化與大國的文經、
科技交流機制,絕對遠比跟查德、諾魯的「邦交」有實質意義,且又為中共所難以打
壓。而若真「邦國有難」,是沒邦誼而有利害的國家如美日,還是有邦交無情份亦無實
力的布吉納法索、聖文森,更可能伸出國際援手?道理恐怕也是很清楚的吧。

(作者為實踐大學講座教授;本專欄由洪蘭、黃達夫、黃碧端共同主持。)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Google
 
检讨外交政策 比结交小国重要
黄碧端  2006/9 远见杂誌 第243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2392
(Chinese Simplified Version)
8月6日,就在行政院长苏贞昌準备启程前往非洲邦交国查德出席总统德比(Idriss
Deby)就职典礼的当天凌晨,外交部紧急宣布和查德断交。事实上,那也是台湾若不
「紧急宣布」,就等著查德主动跟我们断交的时刻。

就外交工作来说,还能有更难堪的局面吗?执政党愤怒地责备都是北京「挖我墙脚」,
在野党也同声表示遗憾。没错,是遗憾,但不是因为失去一个叫查德的非洲邦交国,而
是因为做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一而再地面对这样的难堪和羞辱!

陈总统上任以来,查德是第七个跟台湾断交的邦交国。查德并且是陈总统在2000年甫上
任後就走访的国家,也是今年年初才由中油公司和它签定石油开采合约,将投资约3000
万美元的合作对象,更是我们的最高行政首长正要首途登门致贺的友邦——我们真的必
须接受一个「朋友」这样的对待吗?

维繫这些邦交,如今已经变成投入无数成本、赔上尊严,甚至製造勾结贪腐,却提供了
中共「挖墙脚」机会的、周而复始的戏码!

努力结交小国始自1960年代,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面对大国一一断交,必须争取一票是一
票的小国,以保住联合国席次。外交部次长杨西崑因此终年风尘僕僕地成了「非洲先
生」,也在实质上使我们在联合国的席位努力撑到1971年。

然而台湾退出联合国也已经35年了。35年来,小国的票已不具备实质意义,但争取小国
的心理却奇特地延续下来:近几年,为了要多得一个偶然有名无实(建了交但没好
处),更多时候是有害无益的「国际友人」,政府不知撒下多少百姓的血汗钱,外交人
员不知折多少腰、钻多少营,去跟一堆少人听过的所罗门、诺鲁、巴布亚纽几内亚、布
吉纳法索、科索夫、查德……这些国家谋求建交。

曾经创造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蹟,在国际上不靠外交关係也早已建立起更高尊严的台湾,
如今却随著中共打压的小格局起舞,迹近疯狂。

而国家元首一再主帅亲征,挥霍已经捉襟见肘的税收,甚至不惜说谎文饰,加上重利为
饵,以便谋得一纸虚盟,或迂迴入境一趟,好宣称已构成「外交上的重大突破」。其愚
民阿Q,莫此为甚;更不要说还出现诸多两边中饱图利的败德枝节。外交而一至於此,
这个巴结小国的「政策」还不该彻底检讨吗?

国际关係本来就是实例造就规範,规範又与续起的形势相互激盪,永远在变动的,今天
的国界也早已愈来愈泯灭不见。我们既无所用於邦交国投的票,则强化与大国的文经、
科技交流机制,绝对远比跟查德、诺鲁的「邦交」有实质意义,且又为中共所难以打
压。而若真「邦国有难」,是没邦谊而有利害的国家如美日,还是有邦交无情份亦无实
力的布吉纳法索、圣文森,更可能伸出国际援手?道理恐怕也是很清楚的吧。

(作者为实践大学讲座教授;本专栏由洪兰、黄达夫、黄碧端共同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