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d Glimpses of Distinguished Caree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Part 0010c
專欄 Columns: Part B: Pi-Twan Huang 黃碧端
http://www.gvm.com.tw/Board/index.aspx?go=B14
遠見專欄: 把脈社會專欄 Columns:
Pi-Twan Huang 黃碧端
整飭官箴比「唱國歌」重要
黃碧端  2006/6 遠見雜誌 第240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2143
(Chinese Traditional Version)
在弊案連連之際,聽到出訪歸來的陳總統疾呼國人要大聲唱國歌,「以提升國家競爭
力」,大眾的驚呼聲,一時之間,大概蓋過了全國各角落還聽得見的國歌歌聲了。

台灣曾經是到處唱國歌的國家,也曾經是半世紀間,從蹇困貧窮提升到「錢淹腳目」的
地方。倘若總統是因為回顧歷史,有感於因為不唱國歌而有今天的景況,因而幡然有
悟,我們當然也深覺理解。可是總統的感悟卻是因訪問巴拉圭時,看到巴國人都大聲唱
國歌,有些人「一天唱六次之多」而來,這就不免使我們要想到兩個問題:

第一,一天唱六次國歌和「國家競爭力」究竟是什麼關係,總統在發言呼籲前,真想過
了嗎?總統固然可以有感而發,卻不宜當成真理對全國宣示。這種一「有感」就宣講的
習慣,恐怕也正是陳總統所以不斷被詬病政策朝令夕改,言詞反覆失去誠信的根由之
一。唱不唱國歌事小,但修憲、兩岸政策這些大問題,國人看到的也是一個不斷反覆的
總統!做為國家主政者,我們有理由期望他深思而遠矚,他的思考和言語之間,應是一
個更睿智嚴謹的關係。

其次,台灣從到處唱國歌,到今天變成需要元首出來鼓吹國人大聲唱國歌,總統的話,
剛好提醒我們問,到底孰令致之?難道不正是因為陳總統執政以來,其團隊對國歌國旗
這些國家象徵符號的長期衝撞質疑,甚至下令在特定場合取消,才使國歌逐步消音的
嗎?

我並不相信人民大聲唱國歌,國家就會有競爭力;如果出於領導者的指示,那就更加不
會。

中國大陸在開放以前,鐵幕內三、四十年間一窮二白、生民塗炭,但那也是它的《義勇
軍進行曲》國歌最日夜傳唱的時候;而舉世公認最有「競爭力」的美國,則正好是難得
聽見人民唱國歌的地方。美國幾乎只有在足球賽前慣例的國歌演奏,才讓我們看到現場
球迷情緒高昂地「大聲唱國歌」。但那可不是總統呼籲出來的。

事實上,今天的美國國歌——“The Star-Spangled Banner”(星條旗之歌),是在1918年
世界足球賽時主辦單位拿來演奏的曲子,當時美國並沒有國歌。1931年美國徵求國歌,
這首歌才因為大眾的熟悉度而入選。它的「大聲唱」的傳統是早在它成為國歌前就存在
的。而在還沒國歌之時,美國早已邁向富強國家之林。至於巴拉圭,到底還是一個殷切
盼望我們「金援」的國家,儘管一天到晚唱國歌,我們並看不出它的「競爭力」有何高
超之處。

我們當然樂見自己的元首對國歌有高度認同,但更希望他把「國家競爭力」的期待,建
立在整肅官箴、杜絕貪腐上。如果繼續弊案連連,且牽連直至宮中府中,那麼就算小百
姓每個人一天唱20遍國歌,也是救不了「國家競爭力」的。

(作者為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校長;本專欄由洪蘭、黃達夫、黃碧端共同主持。)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Google
 
整饬官箴比「唱国歌」重要
黄碧端  2006/6 远见杂誌 第240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2143
(Chinese Simplified Version)
在弊案连连之际,听到出访归来的陈总统疾呼国人要大声唱国歌,「以提升国家竞争
力」,大众的惊呼声,一时之间,大概盖过了全国各角落还听得见的国歌歌声了。

台湾曾经是到处唱国歌的国家,也曾经是半世纪间,从蹇困贫穷提升到「钱淹脚目」的
地方。倘若总统是因为回顾历史,有感於因为不唱国歌而有今天的景况,因而幡然有
悟,我们当然也深觉理解。可是总统的感悟却是因访问巴拉圭时,看到巴国人都大声唱
国歌,有些人「一天唱六次之多」而来,这就不免使我们要想到两个问题:

第一,一天唱六次国歌和「国家竞争力」究竟是什麽关係,总统在发言呼籲前,真想过
了吗?总统固然可以有感而发,却不宜当成真理对全国宣示。这种一「有感」就宣讲的
习惯,恐怕也正是陈总统所以不断被诟病政策朝令夕改,言词反覆失去诚信的根由之
一。唱不唱国歌事小,但修宪、两岸政策这些大问题,国人看到的也是一个不断反覆的
总统!做为国家主政者,我们有理由期望他深思而远瞩,他的思考和言语之间,应是一
个更睿智严谨的关係。

其次,台湾从到处唱国歌,到今天变成需要元首出来鼓吹国人大声唱国歌,总统的话,
刚好提醒我们问,到底孰令致之?难道不正是因为陈总统执政以来,其团队对国歌国旗
这些国家象徵符号的长期衝撞质疑,甚至下令在特定场合取消,才使国歌逐步消音的
吗?

我并不相信人民大声唱国歌,国家就会有竞争力;如果出於领导者的指示,那就更加不
会。

中国大陆在开放以前,铁幕内叁、四十年间一穷二白、生民塗炭,但那也是它的《义勇
军进行曲》国歌最日夜传唱的时候;而举世公认最有「竞争力」的美国,则正好是难得
听见人民唱国歌的地方。美国几乎只有在足球赛前惯例的国歌演奏,才让我们看到现场
球迷情绪高昂地「大声唱国歌」。但那可不是总统呼籲出来的。

事实上,今天的美国国歌——“The Star-Spangled Banner”(星条旗之歌),是在1918年
世界足球赛时主办单位拿来演奏的曲子,当时美国并没有国歌。1931年美国徵求国歌,
这首歌才因为大众的熟悉度而入选。它的「大声唱」的传统是早在它成为国歌前就存在
的。而在还没国歌之时,美国早已迈向富强国家之林。至於巴拉圭,到底还是一个殷切
盼望我们「金援」的国家,儘管一天到晚唱国歌,我们并看不出它的「竞争力」有何高
超之处。

我们当然乐见自己的元首对国歌有高度认同,但更希望他把「国家竞争力」的期待,建
立在整肃官箴、杜绝贪腐上。如果继续弊案连连,且牵连直至宫中府中,那麽就算小百
姓每个人一天唱20遍国歌,也是救不了「国家竞争力」的。

(作者为国立台南艺术大学校长;本专栏由洪兰、黄达夫、黄碧端共同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