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d Glimpses of Distinguished Caree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Part 0010e
專欄 Columns: Part B: Pi-Twan Huang 黃碧端
http://www.gvm.com.tw/Board/index.aspx?go=B14
遠見專欄: 把脈社會專欄 Columns:
Pi-Twan Huang 黃碧端
巴金與「真話」
黃碧端  2005/12 遠見雜誌 第234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1405
(Chinese Traditional Version)
上個月(十月)十七日過世的作家巴金,公祭時鮮花如潮水湧到,大陸各省和上海百姓
自動到場悼唁達五、六千人。中國大陸幾個大入口網站調查網友,問巴金最大的貢獻是
什麼,得到的答案都是他堅持「說真話」。

巴金是三○年代最風行也最多產的作家。那個時代,年輕的熱血是用來呼喊人道、反抗
強權的;生在大地主家庭的巴金,用他的全部熱情批判封建社會的殘酷腐敗,打動了無
數青年的心。共產革命在中國大陸的成功,作家中貢獻最大的兩人,可能該算魯迅和巴
金──儘管兩人文風迥然有異,且都算不上共產體制的擁護者,但他們的筆替共產革命
打開了知識青年的心卻是事實。

一九三六年即已過世的魯迅,未嘗親見「新社會」一九四九年建立後,半個世紀間天翻
地覆的變革和生民塗炭的慘痛。巴金卻是作家中最長壽的一位,過世時高齡已一百零一
歲。四○年代巴金在完成了自傳性的巨構《家》《春》《秋》三部曲和《寒夜》時,浪
漫狂熱的書寫和革命熱情之外,已開始透露成熟的才華。然而隨著鐵幕深垂,他跟多數
作家一樣,寫作生命近於嘎然而止。他被迫赴朝鮮寫歌頌韓戰英雄的文字,日後回顧
時,自承十七年間(1949-1966)「沒有寫出一篇使自己滿意的作品。」而隨著一九六六
年文革的發動,巴金不僅遭到殘酷批鬥,還失去了摯愛的妻子蕭珊和許多朋友。他後來
在文章中說,夜裏有時聽到死去的妻子悲切的哀哭聲,在睡夢裏見到冤死的故友。

文革結束了,血淚的真相一一揭開。然而鮮少人敢於回頭看看自己在這世紀大浩劫中,
除了是被害人,還扮演了什麼角色。七十四歲的巴金卻開始勇敢反省。一九七八年底巴
金在香港《大公報》開闢《隨想錄》專欄,他深情地追憶蕭珊,更無情剖析自己怎樣在
那個荒誕的時代「像奴隸似的自我改造」,「由人變成了獸」,「扮演自己憎恨的角
色,一步一步走向深淵」。
《隨想錄》持續到一九八六年,八年間累計了四十二萬字,傳頌海內外,也震撼了世
人。
造成千萬人冤死,數億人受害的文革,單憑「四人幫」就能搧起漫天腥風血雨嗎?文革
所以自省的聲音少到我們幾乎只聽見巴金,是因為太多人都是實質共犯,不能面對自
己。巴金之誠實,也因此格外可貴與可敬。

近幾年台灣在政客和媒體的操弄下,日復一日成為彼此批鬥撕裂的屠宰場。這兩日,從
閣揆到民間輿論,都赫然發現「台灣正在文革」。然而,說話的人指責的必然都不是自
己。對照巴金老人的自省和說真話的勇氣,我們該老實承認,在人人「有權」的這個
島,人人是共犯;把錯誤的人用選票送上權力寶座,容許朝野互相攻訐造謠的,不就是
我們每一個人嗎?台灣的救贖,怕也只有每個人誠實面對自己一途了。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Google
 
巴金与「真话」
黄碧端  2005/12 远见杂誌 第234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1405
(Chinese Simplified Version)
上个月(十月)十七日过世的作家巴金,公祭时鲜花如潮水湧到,大陆各省和上海百姓
自动到场悼唁达五、六千人。中国大陆几个大入口网站调查网友,问巴金最大的贡献是
什麽,得到的答案都是他坚持「说真话」。

巴金是叁○年代最风行也最多产的作家。那个时代,年轻的热血是用来呼喊人道、反抗
强权的;生在大地主家庭的巴金,用他的全部热情批判封建社会的残酷腐败,打动了无
数青年的心。共产革命在中国大陆的成功,作家中贡献最大的两人,可能该算鲁迅和巴
金──儘管两人文风迥然有异,且都算不上共产体制的拥护者,但他们的笔替共产革命
打开了知识青年的心却是事实。

一九叁六年即已过世的鲁迅,未尝亲见「新社会」一九四九年建立後,半个世纪间天翻
地覆的变革和生民塗炭的惨痛。巴金却是作家中最长寿的一位,过世时高龄已一百零一
岁。四○年代巴金在完成了自传性的巨构《家》《春》《秋》叁部曲和《寒夜》时,浪
漫狂热的书写和革命热情之外,已开始透露成熟的才华。然而随著铁幕深垂,他跟多数
作家一样,写作生命近於嘎然而止。他被迫赴朝鲜写歌颂韩战英雄的文字,日後回顾
时,自承十七年间(1949-1966)「没有写出一篇使自己满意的作品。」而随著一九六六
年文革的发动,巴金不仅遭到残酷批鬥,还失去了挚爱的妻子萧珊和许多朋友。他後来
在文章中说,夜裏有时听到死去的妻子悲切的哀哭声,在睡梦裏见到冤死的故友。

文革结束了,血泪的真相一一揭开。然而鲜少人敢於回头看看自己在这世纪大浩劫中,
除了是被害人,还扮演了什麽角色。七十四岁的巴金却开始勇敢反省。一九七八年底巴
金在香港《大公报》开闢《随想录》专栏,他深情地追忆萧珊,更无情剖析自己怎样在
那个荒诞的时代「像奴隶似的自我改造」,「由人变成了兽」,「扮演自己憎恨的角
色,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随想录》持续到一九八六年,八年间累计了四十二万字,传颂海内外,也震撼了世
人。
造成千万人冤死,数亿人受害的文革,单凭「四人帮」就能搧起漫天腥风血雨吗?文革
所以自省的声音少到我们几乎只听见巴金,是因为太多人都是实质共犯,不能面对自
己。巴金之诚实,也因此格外可贵与可敬。

近几年台湾在政客和媒体的操弄下,日复一日成为彼此批鬥撕裂的屠宰场。这两日,从
阁揆到民间舆论,都赫然发现「台湾正在文革」。然而,说话的人指责的必然都不是自
己。对照巴金老人的自省和说真话的勇气,我们该老实承认,在人人「有权」的这个
岛,人人是共犯;把错误的人用选票送上权力宝座,容许朝野互相攻讦造谣的,不就是
我们每一个人吗?台湾的救赎,怕也只有每个人诚实面对自己一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