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d Glimpses of Distinguished Caree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Part 0010h
專欄 Columns: Part B: Pi-Twan Huang 黃碧端
http://www.gvm.com.tw/Board/index.aspx?go=B14
遠見專欄: 把脈社會專欄 Columns:
Pi-Twan Huang 黃碧端
大學法修法的困境
黃碧端  2005/3 遠見雜誌 第225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0714
(Chinese Traditional Version)
大學法的修法在此立法院會期結束前的1月20、21日,可用一夕數變或一日數驚來形
容。

那兩天是全國大學校長會議。立院的進度,時時有人「轉播」到會場。第一天得知大學
法已排入議程第二十九案,在此會期應可完成立法。下午消息傳來,朝野因為別的法案
角力,大學法被擠到第九十幾案,將來不及討論。好些在場官員和校長便跟立委打探救
不救得回來。

第二天,藍綠間有一方因自己的法案受阻而採焦土政策,另一邊也如法炮製,結果自然
是玉石俱焚。中午時分,大學法未討論,立院會期已告終結,校長會議的會場一片扼
腕。

大學法的挫敗在台灣不是特例,立法品質和國會生態,往往使法案能進立院已是百般妥
協的結果。而排不排得進議程、過程中會打架翻桌還是順利放行又端看運氣。但是,看
到這樣的結果,我仍是百味雜陳。

大學法於1998年開始修法,到今年初,已進入第八年。我在1997年底被借調至教育部主
掌高等教育業務,到任後的第一樁重大工作就是修大學法。當時預計用一至兩年完成修
法。

工作開始後,一份又一份的修正版堆得比人還高,開過無數修法會議和公聽會,猶未能
定案。2000年我轉任新職成為參與修法者,一路見證所有法條面對的各方爭議與質疑。

2004年法案才進立法院,沒料到如今又回到原點!當初迫在眉睫的工作,經過漫長的七
年,一日比一日更歲月不待。當世界各國都視高等教育改革為國家競爭力之所繫而奮力
求變;我們卻只能眼看它在朝野惡鬥中寸步難移!

台灣高等教育的最大問題,在於它是計畫教育理念的產物。公立大學被定位為公務機關
(也就是統稱的「公教合一」),層層會計、人事、採購……使大學失去所必需的自主
發展和運作空間。1994年初的修法雖增加了若干自主性,諸如校長及學術主管經由遴選
產生,但同時留下民粹式的後患,許多大學把校長遴選變成普選,造成校園的紛擾和派
系對立。

因此這七年來的修法重點,放在放寬大學組織人事限制(包括法人化)、建立大學評鑑
機制、提供學制彈性調整空間等。但最釜底抽薪的大學法人化、最能及時防範影響學校
生態的校長遴選辦法,卻為了避免爭議影響法案通過機率,而在進立院前先行抽下。饒
是如此,修法的努力仍在惡質的立法環境下成為徒勞!

這十年是全球高等教育變革最劇烈的時期。連保守的日本,都在去年4月完成公立大學
法人化。中國大陸的高教,革新之劇和發展之速尤其令人咋舌。革新不見得全是對的,
但革新的背後,都是因為看出不改革無以因應當下國家生存的要求。我們的大學法修法
之難,說明的是,如果我們的社會環境和立法品質不改,在舉世前進的洪流中,我們只
剩下落後的選擇!

(作者為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校長)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Google
 
大学法修法的困境
黄碧端  2005/3 远见杂誌 第225期
http://www.gvm.com.tw/Forum/Content.aspx?ser=10714
(Chinese Simplified Version)
大学法的修法在此立法院会期结束前的1月20、21日,可用一夕数变或一日数惊来形
容。

那两天是全国大学校长会议。立院的进度,时时有人「转播」到会场。第一天得知大学
法已排入议程第二十九案,在此会期应可完成立法。下午消息传来,朝野因为别的法案
角力,大学法被挤到第九十几案,将来不及讨论。好些在场官员和校长便跟立委打探救
不救得回来。

第二天,蓝绿间有一方因自己的法案受阻而采焦土政策,另一边也如法炮製,结果自然
是玉石俱焚。中午时分,大学法未讨论,立院会期已告终结,校长会议的会场一片扼
腕。

大学法的挫败在台湾不是特例,立法品质和国会生态,往往使法案能进立院已是百般妥
协的结果。而排不排得进议程、过程中会打架翻桌还是顺利放行又端看运气。但是,看
到这样的结果,我仍是百味杂陈。

大学法於1998年开始修法,到今年初,已进入第八年。我在1997年底被借调至教育部主
掌高等教育业务,到任後的第一桩重大工作就是修大学法。当时预计用一至两年完成修
法。

工作开始後,一份又一份的修正版堆得比人还高,开过无数修法会议和公听会,犹未能
定案。2000年我转任新职成为参与修法者,一路见證所有法条面对的各方争议与质疑。

2004年法案才进立法院,没料到如今又回到原点!当初迫在眉睫的工作,经过漫长的七
年,一日比一日更岁月不待。当世界各国都视高等教育改革为国家竞争力之所繫而奋力
求变;我们却只能眼看它在朝野恶鬥中寸步难移!

台湾高等教育的最大问题,在於它是计画教育理念的产物。公立大学被定位为公务机关
(也就是统称的「公教合一」),层层会计、人事、采购……使大学失去所必需的自主
发展和运作空间。1994年初的修法虽增加了若干自主性,诸如校长及学术主管经由遴选
产生,但同时留下民粹式的後患,许多大学把校长遴选变成普选,造成校园的纷扰和派
系对立。

因此这七年来的修法重点,放在放宽大学组织人事限制(包括法人化)、建立大学评鑑
机制、提供学制弹性调整空间等。但最釜底抽薪的大学法人化、最能及时防範影响学校
生态的校长遴选办法,却为了避免争议影响法案通过机率,而在进立院前先行抽下。饶
是如此,修法的努力仍在恶质的立法环境下成为徒劳!

这十年是全球高等教育变革最剧烈的时期。连保守的日本,都在去年4月完成公立大学
法人化。中国大陆的高教,革新之剧和发展之速尤其令人咋舌。革新不见得全是对的,
但革新的背後,都是因为看出不改革无以因应当下国家生存的要求。我们的大学法修法
之难,说明的是,如果我们的社会环境和立法品质不改,在举世前进的洪流中,我们只
剩下落後的选择!

(作者为国立台南艺术大学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