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13
文學史上感動最多人的日記...安妮.法蘭克的密室紀錄        黃碧端 【聯合報】
原聯合報專欄: 半月文學史專欄 Columns:
Pi-Twan Huang
黃碧端
二次大戰留下來的文獻裡,影響最大流傳最廣的,可能不是邱吉爾首相的六大冊《二次大戰史》(The Second World War, 6 vols.),而是
一個十五歲時死於納粹集中營的小女孩,安妮‧法蘭克(Ann Frank,1929-1945)的日記。

在某一個意義上,安妮日記見證的是兩個父權人物的一場慘烈的人道角力──希特勒用最酷虐的方式,殘殺了六百萬猶太人,其最終目的
是滅絕所有猶太子裔,當中,也包括了死於納粹集中營的安妮、安妮的母親和姊姊瑪歌(Margot);但安妮的父親奧圖‧法蘭克(Otto
Frank)卻意外地,藉由一個猶太父親的身分,促成他稚齡聰慧的女兒留下對希特勒的第一手控訴,而且奇蹟似地在戰後使之公諸於世,
成為永恆的感動世人的戰爭文獻。
Googled Glimpses of Distinguished Caree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Part 001
專欄 Columns: Part A: Pi-Twan Huang 黃碧端
黃碧端
1942年6月12日安妮過十三歲生日時,從父親手裡得到一本日記作為生日禮物,這是她寫日記的開始。在這之前,納粹的迫害老早已如山
雨欲來烏雲滿布:

希特勒在1925年發表了反猶太計畫;1932年納粹黨獲得37.3%選票,得到組聯合政府的機會;希特勒因此於次年就任總理,開始禁止猶太
人集會結社、成立祕密警察蓋世太保組織、剝奪猶太人經商從事公職教職權利、在全國各地大舉焚燬猶太著作。也是這年,奧圖決定把他
經營的事業遷到荷蘭的阿姆斯特丹避險,次年,把妻女也接到荷蘭團聚,這年安妮五歲。

荷蘭並沒能提供太久的安全。隨著希特勒在1938年吞併奧地利,全歐各國一步步入其彀中──波蘭、丹麥、挪威、荷蘭、法國、比利時、
盧森堡……相繼失守。1941年的7月,希特勒宣布了猶太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 to the Jewish Question),大型集中營、毒
氣室、焚化爐在各地建造起來,種族滅絕行動步步逼近。
這時,十二歲的安妮和姊姊剛進入猶太學校念書,安妮爸爸在風聲鶴唳中規畫一旦大難臨頭,如何保護全家。但要來的終究會來,1942年的7月5日,瑪歌收到一紙到勞工營報到的
通知,奧圖知道大事不好,他所準備的避難處所雖然還沒就緒,但已不容遲疑。第二天天尚未破曉,奧圖留了一張看起來像他們要遠行到外國的紙條給房東,便帶了全家躲到他的
公司一個隱匿在書櫃暗門後面的密室。一直到1944年的8月4日,這個密室遭人檢舉,祕密警察終於破門而入把安妮全家和後來也避難進來的其餘四名猶太人全部帶走,他們在密室
中躲了兩年一個月。

這密室中的八人被用裝載牲畜的貨車送到不同的集中營。八人中隨後有被毒氣處死的,有病死的。安妮和瑪歌相繼在1945年的二、三月間因傷寒死於Bergen-Belsen集中營。然而在
外面,這時納粹已惡貫滿盈,兵敗如山倒。4月30日,希特勒自殺,5月7日,德國投降,歐戰結束。安妮只差了一兩個月,沒能親眼看見納粹的敗亡。

密室八人中唯一生還的是奧圖。是的,安妮的父親奧圖奇蹟似的活下來,彷彿就為了將女兒留下的控訴昭告世人。他在六月輾轉回到阿姆斯特丹,找尋妻女的下落,一點一點拼湊
起失散之後各人的遭遇。當年掩護過他們的朋友,把一些一直保管著的,在安妮一家被祕密警察押走時散落的東西交還給奧圖,當中包含了他送給女兒的日記本。安妮在日記中填
滿了她十三到十五歲這段青春卻被囚閉的歲月,她的成長、思考,她對周圍的人尤其是父親溫柔的愛,還有她對猶太人命運的憤怒不平和對戰爭的控訴。奧圖老淚縱橫讀女兒的文
字,給朋友抄錄了一部分。經由一位歷史學者的披露,節編本的《安妮日記》(Anne Frank, Diary of a Young Girl)在1947年出了荷文版。迄今已有約六十種不同語言版本,發行推
估超過三千萬冊;百老匯舞台劇、電影版本也競相推出,當年的密室則在1960年改成安妮‧法蘭克紀念館,一年的參觀人口將近百萬。

我們在《安妮日記》看到她的恐懼,外面任何一點聲響都使密室裡面的人心膽俱裂。安妮在無邊無際的恐懼中寫她的盼望,「所有的人都在講挨餓、死人、炸彈、滅火器、睡袋、
身分證、防毒面具等等。……我在心中哭喊:放我出去,到有新鮮空氣和笑聲的地方去!」她的安慰,「只有寫作時,我能忘卻憂慮」;她對同關在密室的一個男孩萌芽的情懷,
「不知爸爸媽媽會不會同意我和一個十七歲的男孩接吻」;她的許願,「收音機裡聽到(流亡)總理呼籲大家留下戰爭中的紀錄,我希望我的日記將來也能印出來」;她的信念與
疑惑,「我還能保持自己的信念,真是個奇蹟……我看到世界正在慢慢地變成荒原,我聽到漸近的雷聲終將摧毀我們,我感覺到千萬人所受的痛苦。但是當我抬頭仰望,我依然相
信殘酷終將結束,和平與寧靜會重新降臨。」

安妮沒有熬過集中營的苦難,但她在日記中曾祈望:「我希望死後依然活著」,經由父親的愛,這個祈禱竟然成了真。我們必須說,猶太民族的堅忍、虔誠的信仰和對知識的敬
重,是使他們歷經苦難依然出類拔萃的原因。小小的安妮只是殘酷荒謬年代的一個小切片,卻巨大地對襯了希特勒獨夫的瘋狂殘虐。誰是最終的勝利者?是安妮,也是文字面對暴
政的永恆的勝利。
在密室裡寫下對納粹的恐懼與
憤怒的小女孩安妮‧法蘭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