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置於國家戲劇院和國家音樂廳的「川原膴膴(音伍,肥美之意)」、「谷口人家」在歷劫年餘後,昨天「回娘家」。兩廳院特邀「川原膴膴」的原創畫家羅振賢、涂璨琳、李義
弘、蘇峰男、周澄等人現身,他們對台南藝大教授張元鳳領導的修復團隊讚不絕口;兩廳院則以「美白換膚」形容「川原膴膴」在修復後,既除去紅漆,又讓原已泛黃磨損的畫作
美白、恢復青春。

前年八月,兩廳院發現上述畫作遭不明人士破壞後,立即向台南藝大校長黃碧端求救,接著由該校教授張元鳳主持修復專案計畫,展開搶救。

在修復期間,修復團隊原本十分擔心因紙質纖維硬化、不夠強韌,會導致撕裂、碎裂,由於「川原膴膴」黃化情況嚴重,團隊原本並不樂觀。張元鳳帶領的十多位研究生,每天工
作超過十個小時,整日泡在維修室不斷測試各種清洗溶劑後,終於出現戲劇化轉機,不但順利去除紅、黃漬,還為畫作美白。

「川原膴膴」是黃君璧、江兆申、羅芳、周澄、李義弘、蘇峰男、涂璨琳、羅振賢等八位書畫名家在1987年攜手、費時近兩個月共同完成的巨幅山水。「谷口人家」則是張大千門
人孫雲生在1991年所作的巨幅潑墨山水。兩畫皆長逾七米,周澄回憶,當年因畫作太巨大,還得先將窗戶拆下來,才能順利將整幅畫掛起。

為讓兩畫維持在最佳狀態同時確保安全,張元鳳一度希望兩廳院加設櫥櫃典藏,但因此舉將破壞兩廳院的大理石地磚,同時將因玻璃或壓克力的強烈反光,妨害觀眾看畫,兩廳院
決定維持原有不加框的展示方式,但在廳內增設11處監視器,同時將強化定時巡邏。

兩廳院將從即日起至6月9日在國家戲劇院一樓大廳舉辦「畫作修復教育特展」,呈現修復後的「川原膴膴」及修復過程的紀錄圖文。詳洽:(02)33939888。

【2007-03-10/聯合報/C3版/文化】
Googled Glimpses of Distinguished Caree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Part 004c
黃碧端 at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 Tainan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 Part 3
川原膴膴谷口人家        兩廳院遭汙書畫 修復亮相        聯合報  記者周美惠/台北報導        【2007-03-10/聯合報/C3版/文化】
懸掛在兩廳院的巨幅書畫「川原膴膴」和「谷口人家」,一年半以前遭人潑漆玷汙,歷經台南藝大一年來的修復,昨天首度亮相。
兩廳院遭人潑紅漆的畫作「川原膴膴」修復前。
記者林秀明/攝影
「川原膴膴」修復後。
記者林秀明/攝影
http://soho.arttime.com.tw/mybbs/viewthread.asp?forum=AMB_AP279944684&ID=570&page=1
兩廳院受損畫作 南藝大接手修復       本文最初張貼日期: 2005/12/21   ◎ 作者: Debbie
經過小心謹慎地拆下運作後,原位於國家戲劇院一樓大廳的著名山水畫「川原膴膴」及位在國家音樂廳的「谷口人家」的兩幅著名山水畫,在台南藝術大學古蹟維護研究所的護送
下,已由張元鳳領導的修護團隊,展開對畫作的人為破壞、磨損、黃化、光害等不同傷害處,做初步的鑑試修復檢驗。

數月前於國家戲劇院大廳著名山水畫「川原膴膴」以及國家音樂廳「谷口人家」遭蓄意破壞,此等不文化的舉動,兩廳院除繼續委請警方偵辦外,並協調南藝大校長黃碧端指示該
校古蹟文物修護研究所東方繪畫組提前接手,由修復專家張元鳳領導,以專案計畫展開修復工程,全部工期預估以一年時間,預計明年底完成。

南藝大古蹟修復教授張元鳳指出,整個拆畫、包裝及運畫過程十分順利,目前該所已騰出最大的空間來容納這兩幅,該所修復最大的繪畫作品,初步發現受創最重的「川原膴
膴」,不只被潑灑紅色顏料部分,已有受潮暈開的情形,畫作在拆下時,並發現畫的後方已遭裱背的三夾板酸性物質侵蝕,嚴重的黃化磨損及紙質纖維硬化現象,擔心因紙質纖維
硬化、不夠強←,會導致撕裂、碎裂的嚴重後果。

初步檢視兩畫作被潑的顏料,以水溶性顏料的可能性居高,不是油漆,但畫作四邊的綾卷已受到大面積的污損,至於「谷口人家」因沒裱背板的問題,不但沒黃化磨損現象,加以
被潑灑的是黃色顏料,未來恢復舊觀的可能性,可以達到九成。

然而「川原膴膴」並不樂觀,不但黃化嚴重,被潑灑顏料若與畫作原本顏料發生結合時,基於清洗同時,也會清洗掉原先的顏料,張天鳳強調一切會以保留原物為主,因而「川原
膴膴」若還原畫作黃化前的紙色,更換中性背板及背紙,仍無把握對被潑紅顏料部分,做還原舊觀的可能性。

兩廳院藝術總監平珩表示,兩廳院對於之前發生的蓄意破壞事件感到遺憾,未來廳內公共藝術資產將會以更嚴謹的態度與實際行動謹慎面對,在加強對兩廳院內部各處進行監控管
理的同時,兩廳院更榮幸獲得台南藝術學院的大力協助,提前一年展開修復。

南藝大學校長黃碧端表示,南藝大成立古物維護研究所,不但是國內唯一學術單位的古蹟維護修復系所,成立後一直秉持著傳承與融合中西方文物保護的技術,維護本土重要文
物;此次不計酬勞組成三位修護師張元鳳、林勝伴、洪順興團隊,期望能為兩廳院的重要藝術文物進行修復及維護。

平珩並說,除了山水畫「川原膴膴」與「谷口人家」外,目前館內共展示將近50件的公共藝術品,例如陳景容濕壁畫「樂滿人間」和音樂廳舞台上由郭韌等人聯手創作的「樂天啟
和」;經此次畫作遭潑灑顏料事件後,兩廳院已針對廳內重要資產,加強保安各樓層定時定點巡邏,更在廳內11處重要場所增設錄影監視設備,以確實保護重要藝術資產。

【2005/12/21 民生報】
南藝大妙手回春 兩廳院川原膴膴重現原貌    中國時報  林采韻/台北報導  (20070310)  
一年前分別懸掛在國家戲劇院大廳的山水畫「川原膴膴」,和國家音樂廳的「谷口人家」,連續遭不明人士潑墨破壞,在台南藝術大學修復團隊的努力下,畫作昨日在兩廳院重現
原貌,20年前參與創作「川原膴膴」的5位名家特別到場揭幕,當時擔任召集人的周澄笑說:「畫作早已『人老珠黃』,現在透過南藝大得以『妙手回春』。」

兩廳院裡的字畫、雕塑約有50件,「川原膴膴」長725公分寬143公分,是一幅由8位藝術家集體繪製的巨作。「川原膴膴」意指山川肥沃,整幅畫主要輪廓,出自前輩大師江兆申
和黃君壁之手。周澄指出當時參與畫家的選擇是大學問,「在兩位大師之外,以中山文藝獎得主為選擇指標,同時平衡師大、台藝大和文化大學3校的教授,過程費了不少功
夫。」  


參與的8位畫家,江兆申和黃君壁兩位大師已往生,羅芳赴美,其餘5位畫家周澄、李義弘、蘇峰男、涂璨琳和羅振賢昨日都親抵現場,回憶20年前往事,李義弘語帶幽默,「我
最會畫房子,所以這些房子都是出自我手。」周澄強調當時8位畫家各有專攻,「有人擅長畫人物、橋、山水、石頭,可說是各司其職。」2個月的時間,畫家輪流到他的畫室作
畫,有時時段排不攏只好2、3人一起畫,「畫實在太大了,只好釘在大板子上,放在陽台。」
一年前畫作被潑上紅墨水,畫家們得知後憂心忡忡,「『川原膴膴』是用宣紙作畫,20年來紙已開始變黃,而且宣紙本就脆弱,很難處理。」主持修復計畫的南藝大古蹟修復教授
張元鳳指出,這過程的確不容易,經過不斷的測試,最後選用中性介面活性劑以物理的方式將紙張和顏料分離,相較之下,被潑以黃墨水、由張大千弟子孫雲生創作的「谷口人
家」使用的為西洋用紙,沒有黃化磨損的現象,因此修復過程較為順利。

雖然「川原膴膴」和「谷口人家」兩幅畫已經成功修復,不過破壞畫作的「不明人士」仍消遙法外,由於這位「不明人士」能夠自由進出兩廳院,而且知曉監視器的位置,據兩廳
院人員嚴判應該為內部人員所為,目前兩廳院對於廳內重要資產加強定時定點的保安巡邏,同時在11處重要場所增設錄影監視設備。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