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 72年,我考入中山大學外文系。新生報到那天,我第一次拖著帶輪子的行李箱,穿過長長的西子灣隧道,走進校園--從此沒有再走出來過。我是說,在情感上。
不管身處那個場景,萬壽山、西子灣和中山大學的紅樓,總是在閉上眼簾之後,像是電影暗場,一幕幕地在腦海裡自動撥放:壽山動物園還沒搬遷出西子灣的時候,上課還聽到群
鳥的鳴叫和獅吼;有一次同寢室的學長給猴島中的一隻猴子一顆糖,那隻猴子竟然一路就跟到了教室。不曉得當時教授們,遇到學生打瞌睡,同時又聽到動物園裡的鳥獸聲此起彼
落時,心中作何感想。

依山傍海,坐落在高雄西子灣的中山大學,是遊客喜歡到訪的地方,特別是在日落時分,因為此時的西子灣,十足是一幅畫,涼風是彩筆,而大海則是最佳的調色盤。駐目海上的
雲霞,常令人忍不住要驚呼:原來那就是彩虹的故鄉--金色、黃色、紫色與橙色,都以這裡為家!

西子灣的美景,與發生在那兒的許多故事,與我的個性起了相當程度的化學變化,我生平第一次,有想用文字,捕捉故事的渴望。我是大二的時候開始寫詩的,並且零星的在報上
發表,當時的系主任黃碧端教授給我非常大的鼓勵與啟發。我最初的幾首作品,都是她先看過,再幫我投稿到報紙副刊上的。大二的時候,我是中山大學全校英語演講比賽的冠
軍,依辦法要代表中山大學到教育部參加全國的大學英語演講決賽。決賽在一個星期六上午,地點在台北。但是當天下午兩點鐘,我們外文系又要舉行戲劇公演的彩排,而我是男
主角。所以更早之前,助教向黃老師建議,讓我別去參加在台北舉行的決賽了,要不我就趕不上彩排。可是當時黃老師認為到台北參賽是我的權益,所以她讓助教幫我訂飛機票,
另外給我兩張計程車車資報帳單。那一天一個在台東長大的小孩,第一次搭飛機,上午在台北演講比賽,下午又回到高雄排戲。

大四那年我選修黃老師的一門課,是英美散文選讀。當時修課的學生只有七位,所以黃老師沒選在一般的教室上課,她帶我們去西子灣海水浴場的三樓,一個叫「逸苑」的地方,
是救國團經營的,供遊人品茗休憩。我們每次都在一個獨立的小房間上課,裡頭有一張很大的原木方桌。每次系主任都請學生喝茶,師生就圍著方桌,在四溢的茶香中談論著培根
(Francis Bacon)對友情、婚姻等等各種不同人生議題的看法,有時羅士卿(John Ruskin)也跨越時空,到場表達他對古蹟保存的意見。房間的一面是一大片落地窗,窗外離我
們最近的是海灘與泳客,再過去是海與船,更遠的地方是流動的白雲和晴天朗朗。這樣的場景,對我來說是大學生活所有理想的縮影,我覺得孔子學生「風乎舞雩」的快樂,也比
不上我的。

我大概是在這時候,決定以後要留在大學教書,然後一邊寫作。許多年過去了,我是教了書,但是卻寫得很少、很慢,因為力有未怠--太太挺著一個大肚子在廚房洗碗,大兒子
坐在我的肩上,小兒子在腿上,而我則讀著三隻小豬與大野狼的故事給他們聽,心裡同時想著隔天課堂上的資料還沒準備好。這種想寫卻寫不出來的焦慮,總是在夢裡變成西子灣
的海浪,糾纏著壽山腳下的沙灘;而海上一枚彎月,總逕自冷冷地掛在海上。

這些年,我帶著這種欲詩而無暇的缺憾,走在大度山的相思林,直到有一天,冬陽穿過樹稍,落在我身上的時候,我清楚地看到了一個意象:一枝筆,遺落在原木方桌上,時序是
民國76年4月,我回去撿拾,走入「逸苑」的那個房間,又見那片落地窗與窗外熟悉的海洋,黃老師的散文課才剛下課 …。

側寫陳順龍
啊,孩子已到中年
/黃碧端教授(前國立中山大學外文系系主任,現任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校長)

順龍畢業後我就沒有見過他。在中山外文系他的同班或前後屆同學,有好些一、二十年來一直跟我保持聯絡,有些時候會約好找我一起喝喝茶或吃個飯,我看著他們
由青澀的少年漸漸走向沉穩的中年。但因為沒再見到,順龍在我記憶裡一直是在西子灣畔的那個活潑的孩子,會寫詩會演戲會彈吉他唱歌的那個少年陳順龍。
前些時接到他電話,答應為他的詩集寫序。收到書稿才猛然一驚。那個記憶裡二十初度的孩子,原來已經在寫他的「不惑」之年了。
是的,歲月這樣流過去了,順龍的自序卻悠悠然把我喚回西子灣的日子。那時有幾個外文系的學生初試寫作,都顯示了相當的潛力,順龍就是其一。他寫詩,也寫小
說,詩寫得尤其比小說好,有著不落斧鑿的格律,又隨處是出人意表的精巧比喻,有時簡直是狄金遜 (Emily Dickinson) 的味道。在西子灣的山邊水涯的歲月,加上他
們年輕的想像和摭拾古今菁華的機緣,對順龍這樣聰慧敏感的孩子,真是會提煉出瑰麗的「羊蹄甲的紫和木棉花的橙」的。而他所記得的那個在校園臨海的「逸苑」
樓上,師生喝茶研讀英美散文的時光,對我這個多年來被行政雜務纏身的老師,讀來更有「二十餘年如一夢,此身雖在堪驚」的慚愧。
順龍近年的詩,風格已有不同,也許邁入中年,又是一個創作期的再出發。現在,重新拾起原木桌上遺落的筆了,『春天染坊』的出版,當作是一次整裝吧,順龍。
Googled Glimpses of Distinguished Caree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Part 005
黃碧端 Pi-Twan Huang & Literature 文學
西灣歲月載滿黃碧端的高雄回憶        一生最愛文學 強調與藝術結合更能豐富生活內涵
.施館長致詞.
.現場民眾踴躍發問.
獲贈《下一步就是現在》乙書民眾請黃
校長簽名留念
黃碧端女士創作文物展吸引民眾駐足觀賞
說到藝術,多數人會敬而遠之,或者以一句沒有藝術細胞,而將 藝術排除在生活之外。尤其對於大部分喜愛文學的人而言,平日多沈浸在文字世界裡,很少會有將文學與藝術聯想
在一起的念頭。透過高雄文學館本次的「文學家駐館」講座,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校長黃碧端女士以她淵博的學養基礎,藉由生動活潑的演說,把文學與藝術的結合詮釋得淋漓盡
致,文學館滿座聽眾皆凝神傾聽。
黃校長在開場即道出她對高雄所存有的特殊感情,因為高雄是台北之外她至今居住最長的地方,也是她一生黃金歲月所奉獻的地方。她是中山大學的創校元老,一待就是12年,
〝西灣隨筆〞專欄即是她在中山大學任教期間於報紙所發表的知名專欄。相較於中山大學剛創立時高雄的文化匱乏,黃校長對高雄的長足進步,尤其是在文化、藝術及文學活動的
推展,深表肯定。她說在國外,成就偉大城市的動力是市民能記得文化人走過的足跡,而以高雄現在對文化活動的重視,一定也能成為一個偉大並充滿活力的城市。
她說其實文學與藝術有許多關連。首先,文學作品常常是其他藝術的創作依據或靈感,如古典文學的西廂記以昆曲的形態表現,紅樓夢被拍成電影等均是明顯的例子。而理論家常
會展出可適用於文學及其他藝術形式的理論,像〝章法〞、〝神韻〞、〝氣勢〞、〝寓意〞等用語,對文學與藝術創作者而言,雖內涵不同,但用法是相同的。另外,文學作者也
常常從事藝術的評論工作,許多藝術理論基本上均為「文人」所創發,如魯迅、楊牧、余光中等人。文學傳記、遊記更是文學作者藉觀察或關切而為藝術之人、事、地所留下的珍
貴記錄。
不僅如此,許多畫家也是文學創作者,如楚戈,是畫家也是散文家,幾米的畫冊中穿插著多是發人深省的短文。藝術也常常是文字意向化的主要表達方式,以西方而言,聖經故事
無論在繪畫或雕塑領域均產生不少偉大的藝術品,中國傳統的山水畫也常詮釋詩詞的境界,這些均是透過藝術家的摩擬與想像而來。其他如歌劇與戲曲,其取材自文學者更是不勝
其數。
有聽眾對黃校長畢業自台大政治學系,但卻對文學領域的執著與奉獻感到納悶。她回答文學對很多人而言是一個故鄉,藉由文學能量的累積,能更加豐富生命,因此文學一向是她
最嚮往的,研讀政治是大學聯考制度下熱門的考量上所作的決定。從小閱讀是她的最愛,大量閱讀對她的求學與就業有甚大助益。她以自身的體驗強調,閱讀所花費的成本最低,
但卻可得到最高的投資價值,鼓勵大家多多閱讀。

http://paper.udn.com/udnpaper/POI0004/101553/web/
《月光下,文學的海》 黃碧端 著    文學史上最灑脫的受難者    顛沛一生的蘇東坡
感傷的能力是天才的特質,和人性陰暗面相遇是高貴心靈的宿命,東坡不是例外。但如何面對卻是他選擇的態度……

倘若我們要選一個中文經典中最可敬愛的作者,我的一票——我相信還有很多人的,都會投給東坡居士蘇軾(1036-1101)。蘇東坡差不多是中國儒家和道
家兩種入世出世境界的理想代表,還加上一點佛家的神祕主義;在非凡的天才、受苦的謫星,和紅塵跋涉的力行者之間,他恰恰成就了文學所能期望的一個
稀有典型。

蘇東坡詩、詞、書、畫、文章都好,而且不是普通的好,是幾千年的中文大歷史中,絕頂好的少數幾人之一。此外,他還是美食家、藥師、躬耕的農夫、為
地方築堤建壩、引進稻種、植樹鑿井、開設孤兒院和醫院的流放官吏……。在波濤起伏的一生中,他留下三千多首詩詞,和包含了四千多篇文章、序、跋等
資料的文集。更難得的是,在他的各類書牘劄記中有不少自述性資料,加上他人的記述,後世對蘇東坡的生平所知,遠多於大多數傳統中國文人學者。
東坡在父親蘇洵及母親程夫人的教導下,和弟弟蘇轍一起成長,父子三人日後均名列唐宋八大家。二十歲時東坡入京應試,歐陽修適為主試,讀其文而大稱「快哉!」,說自己該
「避路」(閃一邊去),「放他出一頭地也。」而一朝中舉的蘇東坡,一方面文名動京師,另方面也因「秉性剛拙,議論不隨」,不斷招致小人陷害。

在王安石變法導致新舊黨傾軋的混亂政局中,蘇東坡注定了他一生顛沛的仕途。四十歲以後蘇東坡大部分的歲月都在荒江僻地、海角天涯的謫貶流放中度過,「問汝平生功業,黃
州惠州儋州」是他的自嘲;然而這其實是「以偏概全」,因為包括被貶和自請「下放」,他的足跡遍及杭州、密州、徐州、湖州、黃州、汝州、常州、潁州、揚州、定州、惠州、
儋州……,其中定州在華北,密州近山東海隅,儋州是今天的海南島。蘇東坡可說幾乎踏遍了宋室管轄的國土。他的謫貶,一處比一處偏遠,海南在當時是流放重刑犯的南蠻不毛
之地,少有人去了能夠生還,而此時蘇東坡已經六十二歲!

蘇東坡反對變法的「與民爭利」,但新法之利民者他並不反對,其結果是兩邊都有人不喜,使他既遭變法新黨迫害,也遭舊黨保守勢力貶逐。四十四歲時他被新黨小人陷害下獄
(即著名的「烏台詩案」)幾乎瘐死,朝野震動、交相救援,連已經退位隱居的王安石都出而上書神宗:「豈有聖世而殺才士者乎?」東坡總算得免而改貶放黃州。然而到了地方
任官,看到生民困苦,他仍不改初衷,不斷上奏言新法之失,既不為受迫害的慘痛教訓而噤聲,也不為感念安石的相救之恩而放棄言責。

不過,五年後(一○八四)調任汝州,路過建康時,東坡特去拜訪退隱的王安石,兩人暢談古今;《苕溪漁隱叢話》記載安石在東坡告辭後歎息:「不知更幾百年,方有如此人
物!」——兩位不世出的人物的這場會面,真是大人物胸襟的最好示範,也是美麗的世紀之會!次年(一○八五)舊派復位,蘇東坡被召還朝,得授翰林學士的重任。這是東坡一
生中最位高權重的時期。但他看到司馬光和文彥博執掌大權,貶逐新黨,盡廢新法,因不能苟同而和司馬光爭辯,於是又自請離開。

在此後新舊黨的惡性爭鬥中,蘇東坡一次次遭貶,一直到他六十六歲自海南請求退休。這時雖獲准返鄉,但中途得病,換算西曆,一一○一年的八月二十四日歿於江蘇常州,有生
之年都沒能再回到京畿或故里。(未完)
http://www2.yunlin.gov.tw/cultural/11bulletin/bul01_02.asp?bull_id=8291
文學名家講座-第五場邀請現任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黃碧端校長
活動日期:2005/8/17  
時 間:8月17日(三)下午2:00~5:00
地 點:文化局寺廟館地下室演講廳
主講人:黃碧端

本年度雲林縣政府主辦之「文學名家講座」第5場,邀請現任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校長黃碧端女士蒞縣演講,時間為8月17日(星期三)下午2時至
5時,演講主題-「文學與藝術」,活動地點為雲林縣政府文化局寺廟館(地下演講廳),本次活動完全免費、免票入場,歡迎有興趣的鄉親把
握這次難得機會踴躍參加,參加者可登錄公務人員學習認證(時數3小時)。

作者簡介: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畢業、政治研究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文學博士
。曾任教於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國立中山大學外文系主任、教授、聯合報專欄主筆、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榮譽研究員、兩廳院副主任兼「表演藝
術」月刊總編輯,政治大學、中央大學兼任教授、國立暨南大學語文中心主任、教育部高教司司長,現任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校長。
黃碧端校長寫作風格:
寫作文類包括散文及評論,其學養閱歷豐富,深具知識份子的良心,一則思索人生世界的哲學與美,再則抒發一個學者對現實社會紛亂變化的感
受,其筆鋒冷靜又富悲憫之情,風格優游從容,兼以質地綿密,說理抒情直指人心,以其敏銳的觀察力來觀看國事現狀,藉其嚴謹、精練的文學
剖析社會病態得失。

活動時間:2005/8/17
活動地點:文化局寺廟館地下室演講廳
http://59.67.70.2/dzyy/%B5%DA%D2%BB%C6%DA/14.htm
书香一瓣赠与君——介绍《台港名家书话文丛》    肖  生
书话是一种广为读书人所喜爱的文体,近年来在读书界很有市场。书话不仅短小精悍、具有丰富的文化底蕴、浓郁的文学气息,让人能够从中获得一种文化熏陶、感受一种审美快
感,而且还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许多关于书人、书事、书评的知识或信息。2002年年初,云南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了一套《台港名家书话文丛》。这套书话装帧古朴典雅,版式设计
新颖独特。见到此书,即使你没有读它的内容,也会感到有一股浓郁的书香从暗中幽幽袭来。

黄俊东是香港的一位很有名气的书话作家,“文丛”中收录了他的一部书话作品的精选本《猎书小记》。黄俊东本是专门收藏中国新文学作品的藏书家,他的书话创作基本上是延续
了唐弢所创书话的路子,但在文章风格上则表现得十分儒雅、恬淡,有个性,有见解,有意味。集中有一篇名为《静的文艺作品对我的影响》的文章,向我们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静的文艺作品“是作家自己经历了一生折磨的感受、观察世情所得的经验而写成,……内容比较真实,也较有诚意,文字也较成熟,充满优美的文词和哲学的意味,……这些颇为引
人入胜的作品,往往启示人生真理的一面。”黄俊东的书话创作就是在有意地追求这种“静”的境界,而我们在他的书话作品当中,也确实能够读出许多“静”的趣味来。

吴兴文的《书痴闲话》是“文丛”当中颇具特色的一种。吴兴文是台湾的一位藏书票研究家、文学评论家,他的书话涉猎的范围比较宽——古今中外作品、地域性作品(台湾),不
过在这个集子里,最有味道的还应该属《藏书票世界》一组25篇文章。这组文章以一种非常投入,而且趣味盎然的笔调,给我们展示了藏书票世界所蕴涵的知识、文化、品味、雅
趣和魅力,读后不仅让人增长知识,获得一种文化的、美学的熏染,而且更让人回味,甚至心动。

在“文丛”当中黄碧端的书话集《书乡长短调》也很有可圈点之处。黄碧端是台湾的一位著名的文学评论家,她在长期的教学与科研活动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素养和学术品
位。她这个集子中的一组精短书评,读来让人耳目一新。黄碧端的书评以文学作品为主要评论对象,兼及少数社会文化类书籍。她在评论的过程中,有着自己独到的美学原则:不
管作者的身份地位如何,就书论书,好就给予褒奖,不好就坦率指出,既不搞什么“酷评”,也不违心逢迎。这样的书评会让读者觉得可靠、可信,是一种负责任的书评。

这套“文丛”除了上面3个集子外,还包括:侧重讲述西洋书人、书事的《异乡说书》(台湾文学评论家、散文家庄信正著);以散文笔法记录读书哲思与情怀的《书林撷叶》(香港
著名散文家、文学评论家小思著);带有浓郁的文化随笔味道的《百科全书之恋》(台湾诗人、散文家陈黎著)。
http://www.bookzone.com.tw/Publish/preface.asp?bookno=LH061
黃碧端  代序      從《半月文學史》到《月光下‧文學的海》
近一兩年,偶有朋友留意到聯合副刊上有一個新的文學專欄,叫《半月文學史》。有一位跟我提到時還加一句:作者叫個怪名字,沒聽說過。我暗叫聲慚
愧。因為以往沒用過筆名,要招認都有些心虛,彷彿做了什麼盜名欺世的事。

這事要回溯到二○○三年七月,我把寫了十七年的聯副專欄停了。那是我承乏臺南藝術學院(臺南藝術大學前身)的第三年,每天校務倥傯,南北奔忙,自覺
在時間心情兩缺的情況下,若不能做常態的社會觀察者,實在不宜繼續「處士橫議」下去。聯副的主編陳義芝兄被我一說兩說,也就一邊叮囑專欄不寫稿子
還是得常給,一邊「勉予同意」了。

我本來是個沒人催稿就沒作品的人,如獲大赦之餘,哪還記得「稿子得常給」的叮嚀。大半年下來,義芝看我一個字也不繳出來,開始反悔,常常來耳提面
命要我「歸隊」。這便是二○○四年七月,也就是《黃碧端專欄》停筆一整年後,我重新在聯副寫《半月文學史》的緣由。
雖然考慮的出發點是,一個資料性為主的專欄比較不必一氣呵成,零星空檔也可以利用,但其實也知道這只是「美好的想像」。每天工作和行程繁冗如縷,要維持定期交稿,談何
容易!再想到一年前才公開「告別」,忽焉「復出」,也有點靦顏,因此跟義芝商量用個筆名,隨時準備不告而別。筆名叫「山間行草」,什麼意思?我跟義芝掰了個理由:

我的生活真像在山間行草:
南藝在烏山頭,
我除了出沒校園,
每星期有時南來北往達三、四次
──「行草」是山間漫走,也是紙上疾書……

義芝覺得這名字雖古怪,也還有趣,於是開始了我在「山間行草」名字背後寫《半月文學史》的這兩年歲月。

也確如自己所料,這兩年,常常時間到了交不了卷。累積該超過五十篇,結果卻只寫成三十二篇。虧得義芝和聯副編輯同仁,永遠耐心十足地表示諒解。然而也到底有了三十二
篇,竟可以彙整成書了。這些札記文字,因為要和「半月文學史」的設計呼應,每則都儘量取材於和當月有關的文學人事,也儘量出之以清楚易讀的書寫;篇末的「記事」則是把
歷史上跟當月有關連的重要文學事件或歷史大事作一點排比,延伸正文的關切面。寫作過程中,出入於史籍篇章,固然是溫故知新,往往也更是面對逝者如斯,憬然心驚的感覺。
──很多文學人事,初讀或初識還在少年,此刻重溫,人生卻已是去日苦多,霞色入眼。而和我自己的「文學青少年」時代相較,書的閱讀如今已被無數不同形態的耳目之娛和訊
息來源所取代,知識「分眾」形成、「大眾」退位,人際也漸無共同語言的對話空間。然而我總固執地相信,來自好的文學作品的影響,是人的提升的最關鍵力量──因而也是一
個社會提升的最關鍵力量。孔夫子的話:不學詩無以言。我們這個社會,言語的沈淪和價值的紛亂,部分正源於好文學不復能為我們的人格奠基、言語增華。

文學如海,我的紛忙日程只容許靜夜時分的閱讀和書寫。也因一向是晚睡的夜貓族,寫《半月文學史》,舉頭看見的,多數是窗外的月光。這本小書題為《月光下‧文學的海》,是
一個泅泳於文學大海的人,把她拾得的貝螺珍珠拿來獻曝的一點紀錄。

謝謝聯副的陳義芝主編和編輯同仁這麼多年所給我的支持。謝謝高希均教授和王力行發行人,在十年前的《期待一個城市》之後,第二次慷慨出我的書。也要謝謝項秋萍主編的認
真周到。在十年前《期待一個城市》編輯過程中,我已見識過天下文化編輯群的認真。我一直記得當時在最後一校已過,準備付印了,有一晚將近半夜,忽然接到一位編輯電話,
問我某頁上寫到布拉姆斯D大調小提琴奏鳴曲,是否「D小調」之誤。沒錯,是個一路都沒校出來的筆誤!我一直不知道那位編輯是誰,但卻因她的認真而對天下文化的事業懷著
更大的敬意。這回,項主編在每一過程的仔細周延,對我又是另一次愉悅的出書經驗。

這本書的出版,也是我在臺南藝術大學校長兩任屆滿的前夕。以此告別南藝美麗的校園和可愛的師生同仁。接下來,希望有更多時間讀書寫作,也多些時間陪伴迄今仍為女兒牽牽
掛掛的母親。希望她會喜歡這本書。

二○○六年六月十五日
http://64.233.167.104/search?q=cache:CVfy7Nahz7cJ:vm.nthu.edu.tw/LiveEvent/+%E9%BB%83%E7%A2%A7%E7%AB%AF&hl=en&gl=us&ct=
clnk&cd=276
許我一個未來」這句由電視連續劇產生的話語在各階層中發燒,清華大學將在
4/29(六)下午3:30~5:30 於學校大禮堂,以徐志摩和他身邊有密切關係的人的生平和創作為出發點,談文學、談愛情、談人生、談社會觀,清蔚園將全程於網路上現場轉播
這場難得的世紀對談。

參與會談之來賓
主 席: 劉炯朗(清華大學校長)
主 持 人: 陳文茜(夢想家的媒體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座 談 人: 沈君山(清華大學前校長)
劉兆玄(行政院副院長/清華大學前校長)
黃碧端(教育部高教司司長/聯合報副刊專欄作家)  
劉若英(亞太影展兩屆影后)
主辦單位: 清華大學中文系學生會  
協辦單位:  清華大學課外活動指導組
清華大學藝術中心
清華大學計算機中心
清華網路文教基金會
http://shop.campus.org.tw/home/cm-write/t-long.htm
重拾遺落西子灣的那枝筆        /東海大學外文系陳順龍老師
Google
 
Click each of the hyper-linked image blocks below to view on YouTube the respective video segment. The 5 segments constitute the whole
speech by Dr. Pi-Twan Huang 黃碧端.
View 1st segment on
YouTube
View 2nd segment on
YouTube
View 3rd segment on
YouTube
View 4th segment on
YouTube
View 5th segment on
YouTube
View Playlist on YouTube
Click the hyper-linked image block below to view on YouTube the "西灣歲月載滿黃碧端的高雄回憶" Playlist which consititutes the whole speech
by Dr. Pi-Twan Huang 黃碧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