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洪範書局出版的"玫瑰玫瑰我愛你",黑色的書套配合著火辣的書名,有著十分矛盾、諷刺的感覺。而小說開始前的一頁"聲明" :「一、這是一部限級的笑話小說。 二、人物情
節純屬虛構,請不要考證,因為這鐵定浪費時間的。』更引起我想--窺究竟的好奇心。正如蕭錦網女士所言「這兩點聲明,欲蓋彌彰,引人一探究竟,達到電影預告片及序幕的效
果。』7 小說內容講的是住在花蓮的一群人,為了迎接從越南來的一群美軍(美金),決定要開一家酒吧,以賣酒為名,行情色交易為真,企圖大撈一筆。而"董斯文"這個串連情節的
關鍵人物,則為了要用哪皆歌迎接美軍而絞盡腦汁,最後由性病"超級梅毒"西貢玫瑰”而 「福至心靈」的想出了「玫瑰玫瑰我愛你」這百歌。整篇小說的重點是"訓練吧女"這事
上,故事基本上只是幾小時的事,而簡單的說,就是一群向『錢」看齊的人,聚在一間『得恩堂』裡,召開吧女訓練班開訓典禮』,典禮結束時,故事也結束了。但在這短短一場
的開訓典禮的準備過程中,作者用其『中外古今』(指台語、日語、國語、英語、以前的語言及現代的語言)十分誇張的表現出-一個毫無禮教道德可言的社會。這真是一篇笑話小
說嗎?我想從作者採用的敘事觀點、語言風格、人物表現手法及小說中隱含的種種問題,來揣測其想要透露的言外之意。


敘事觀點:

在『玫瑰玫瑰我愛你』中,作者所採用的敘事觀點是「多於一人的第三人稱單一觀點和第一人稱意識流的混用』,於是在小說中,我們可以發現有時除了董斯文的敘事觀點外,也
有妓女阿恨及大鼻師的敘事觀點,照王禎和先生的說法『因為一個單一觀點太拘束了,把自己的筆綁的死死的,想想何必如此"自我虐待"呢?』,地也希望能嘗試用F像電影那樣讓
所有的人物透過他們之間的言語行止向觀眾或讀者真實地呈現出來』,於是這樣的走向使的小說較活潑,且具多面性。此外〔玫瑰玫瑰我愛你〕中的敘事者十分搶眼,我們可以很
明顯的看出這位敘事者不停的從故事情節中跳出搶白、插話;如:例一、『我實在有淡薄(一點)擔心」例二、『你們的生活可以期許改善啊!(那時還沒有人說過"生活品質"的話,不然
董斯文一定會多加這麼一句的:啊啊!你們的生活品質隨而可以絕對地提高起來啊!)例三、『我要不畏艱難,勇往邁進,不達日的,勢不罷手(恰好四句,a級的米高梅電影,片頭上獅
于往往是要吼四大聲的。) 這三個例子分別代表了三種『搶白或插話』的功能,即是:

一、翻譯

二、強調今不同昔。(例二在此也表現出台灣語言的進化)。

三、嘲笑諷刺、卑抑。

作者的這些安排我覺得,即敘事者如此這般的多嘴多舌、胡言亂語,在一開始彷彿拉近了作者與讀者問的距離,但到後來,作者反而是藉此營造出與讀者的距離,使得小說的意義
不十分明自了。但這項創新的「插話」寫法,的確使整個場面較輕鬆、活潑;而第三種功能.-嘲諷、卑抑,更突顯出喜劇的效果。至於前面所提的「單一觀點」,其優點在於能馬
上帶領讀者進入小說角色的內心世界,而角色的內心獨臼也讓我們看到其深切的意識流動。總之,正如高全之先生所言「我們讀王禎和的小說,都會明確的聽到一個特殊的聲音,
這聲音是作者的,也是作者託借小說人物的,這個聲音極具魅力,能抓住我們讀者跟著他,崎崎嶇嶇,從頭走到底。」
  

語言風格:

<玫瑰玫瑰我愛你>-「從書名開始,王禎和就蓄意創造「語言」諷刺」。語言能力是人類較其他動物優越的一項能力,語言直接表現了人們心中的喜怒哀樂,是人與人間溝通的一
項利器。王禎和筆下的人物,也因其獨特的語言風格而亦發顯得活靈活現。在小說中,我們可以將其巧妙的語言表現形式分成四種:

一 強調語言的演進。

例子:
*你是在擔心拿不到你的百分之二十,對不對?(換 上1981年後的流行說法便是:「你是在擔心拿不到 你的二十個百分點,對不對?」)
*禁止公司職員在辦公室吸煙,以免污染空氣(那時 他寫的就是這個 「污」字。要到了1983年三、四月間 報紙才忽然一下于把「污染」改成「汙染」,就不知道 為什麼)。
*瞧的是台語連續劇(西螺七劍)(後來也不知為什麼 就一律改「閩南語連續劇」)。


二、利用兩種不同語言的過渡,表達對人生、對時代,恰到好處的諷刺。
例子:
*美軍就是美金。
*擔,你嗎好啊!(這是流行語,標準的台灣國語,「擔」 為台語音,其他為國語音。)
*罵你即是打你去死呀!(My name is Patricia.)
*「內心對內心,屁股對屁股」(Nation to Nation,People to People。)

三、還原及再創台語中有聲無字的話。

例子:

* 密糾糾

* 花疤泥貓

* 肥唧唧

* 啄龜(瞌睡)

* 赫擺(ㄏ一ㄠ、ㄅㄞ) * 塞奶(撒嬌)

四、用圖形代字。

例子:

* 形容葦斯文放屁的聲音 如:嘶 嘶 像輪胎在漏氣咧。(圖形有時還形狀 略有變異,以示其聲並不每次相同。)

人物:

在本篇小說中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十分”扁平形象”的,都具有一個十分鮮明的固定形象。故事的角色分兩組,一組是由董斯文為代表的知識份于,也括議員錢銘雄、醫生憚頌主
以及張律師。這四個人中有作老師的,有治病的,有該維持公平正義的律師,及為民喉舌的議員,都算是高級知識份子。另一組人馬是由「紅粉樓」經理大鼻師為代表的非知識份
子,其中有姘婦阿恨、紅毛大姊、矮仔姬、黑面李,及五十名妓女等。 雖然人物的形象是扁平的,但一經由王禎和之筆,塑造出的扁平人物反而因具有誇張搞笑的言行舉止,反而
使整篇小說更富喜感、更顯生動。即使把書闔上,董斯文的形象都歷歷在目,這串連故事各情節的第一一男主角,身高只有 168方公分,是個標準的大顆呆,特色是愛賣弄學問、
咬文嚼字,「躲不掉西潮的影響」的言語,講一段話總要「啊I啊!.…‥」一下,不然就是說了一堆「的相反」、「的相反的相反」,搞的大鼻師等人每每頭昏腦脹,一頭霧水。
令人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董斯文說了一句 「Nation to Nation,People to People.」結果大鼻師竟聽做 「內心對內心,屁股對屁股。」當然,董斯文有個不必開口就具來的特色:「愛
放屁」,隨時隨地、出其不意,我們也可以總結出屬於董斯文的一套行為式-"小題大作、誇大,但似是而非的理論,當沒結果時,以放屁作為收尾。此外,由於王禎和是外文系
畢業的,故當他流暢的運用英文字彙及句式時,反而自然的流露出嘲諷的意味, 再說到錢銘雄,一個號稱「敢人所不敢」,並以「褪縛體」和選民袒裎相見,外號叫「脫褲錢」在
小說中,他引人注意的事蹟有二,一是接受董斯文的建議,在競選演講台上當眾脫光褲子,一脫
而紅,高票當選。二是提倡夫婦共浴以節約資源,立即成為全國知名度最高的議員。這兩件事今日的台灣人而言應該不陌生,一是說明了一個唯利是圖的社會裡,選舉文化的品質
下流,選民的政治水準低落,二來,我們看到了民意代表如何利用新聞媒體來炒熱自身的知名度以增加本身的政治籌碼。而且在小說中,整個賣淫集團的政治實力是他,沒有他,
新開的酒吧申請不到執照,也就不能以合法掩護非法了。由這個小丑化的議員,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作者對於民主政治的關心、焦慮,於是在笑聲之後,留在讀者臉上最後的表情該
是含著無奈的苦笑吧! 第三個知識份子是醫師憚頌主,如同一般醫生--樣。有著看不完的病人,賺不完的錢,看病馬虎、用藥隨便,自不在話下。此外,他又有同性戀傾向,特別
喜歡年輕的少年郎,其心理不正常的形象正是典型「醫者有病」的寫照,和老舍筆下的庸醫,功力不分上下。

 最後一個知識分子是玩法的律師,形象不明。 除了上述這些知識份子,故事中另一批引人注目的人物是一群從事特種行業的人員,以大鼻師為代表。他佔小說中"一個十分吃重
的地位,在小說中的第六回,由他和其情婦阿恨的對話,將董斯文策劃「吧女訓練班」的詳細經過,用十分符合他身份的「黃腔黃調」顯示出來,且由他之敘述帶出其他人物的特
徵,如:愛嚼檳榔,全身像一根炭棒,有「華夏黑人」之稱的黑面李;及人矮但胸部非常雄偉、有女泰山之譽,男人見了都要害怕的紅毛大姊,和五十名妓女中的翹楚小圓圓等。這
些人物不管是知識或非知識份于,都具有一些共同的形象"笑貧不笑娼",及相信美軍等於美金。一群人攪和之下,營造出的即是一個十足拜金的社會,而其中並無所謂的好人或壞
人,有的只是一群作者眼中的「中間人」。「現代人大部分都是中間人,我就想寫這樣有對也有錯的,對對錯錯、錯錯對對的中間人。」而當王禎和探討這些「中間人」的趣味
時,卻反而給我們一個十分寬闊的省思空間: 娼妓問題: 如同高全之先生所言「(玫瑰玫瑰我愛你)是描述良知喪盡的社會眾生相。王禎和要我們看看一個功利至上與良知不存的社
會,會是怎般模樣。在這個大前提下,妓女們雖然在言談間流露出慧黠聰明,但她們始終是賺錢至上的同夥,在淫業集團中興高采烈的同心協力的為以賣酒為名,賣淫為實的酒店
做開張的準備工作,所以眾多妓女,包括阿恨在內,都形象平平。」在此形象平平的既定模式下,當李淑女因學英文而被董斯文辱罵,且因遭羞辱而激動落淚時,反而讓讀者為之
全神貫注,這事不只表現出妓女受辱的事實,更諷刺了知識份于的傲慢膚淺、挾洋自重。此外,小說中的妓女雖然都不是受暴力脅迫而就其業,且時而在文字中流露出其「敬業樂
群」的精神,但作者並不是「藉此刻意責備妓女或吧女下作、低級,而是在為唯利是圖、道德淪喪的社會現象質疑擔憂」。 敘事手法: 在小說---開始時,王禎和用了映襯和象徵的
筆法營造出故事發生的背景。乍見其細膩的表現手法,竟覺其神似張愛玲。如:「帶靠背的長木條椅在講桌底下一排一排拖逸排開差不多每張椅子都老弱到需要人土為安了。門旁的
奉獻箱倒是老而彌堅,但後頭的書架像患重病的人,…‥。 其次,這篇小說的的佈局是十分戲劇化的,有時在同一個場景裡,我們可以看到眾角色們爭相說話的局面,有時我們也
可以看到女配角一個人坐在沙發椅上表演,頓時彷彿不是在看小說而是真的有人在演一般,可見作者文字的細膩及生動。甚至連書後所附的歌詞歌譜,不妨看做電影配樂,如此一
來,這小說倒真的像一齣戲。


結論:

做了上述的整理分析,突然覺得王禎和具有老舍、黃春明、王文興、張愛玲等人的特色,但又不是全然的成為他們的影子,反而有自己突破的地方。而關於這部小說,雖然評價有
些兩極化,龍應台女士就十分反感小說中的黃腔黃調,但我想作者早已聲明小說的性質(限級笑話小說),故何妨以輕鬆寬廣的角度看待之。相信如此一來,讀者便能發現作者文字
中的同情心-在笑聲的背後,不是嘲諷,而是深深的同情。同情一群唯利是圖的人們,同情一個拜金盲目的社會,一如玫瑰雖然有刺,但也有火辣的熱情.....。

參考書目:
一、王禎和的小說世界-三民書局-高全之
二、閱讀當代小說-王德威-遠流
三、眾聲喧嘩-王德威-遠流

台大中文系  陳宏怡
閱讀書籍:《香格里拉》/王禎和

[引言]
本文目的在於比較張系國與王禎和的同名短篇小說文本
〈香格里拉〉中的觀念模型。考察途徑由探問兩篇小說對以下幾個問題的不同處理方式進行:香格里拉的界定?香格里拉的實現場域?具體生活情態為何?香格里拉與非香格里拉
間的關係?我們往後將先分析張系國的〈香格里拉〉,再分析王禎和的〈香格里拉〉,最後加以綜合比較。

[純粹的詩人天堂----張系國的香格里拉]
在張系國的〈香格里拉〉裡,故事圍繞著黑石星及地球兩個場景展開,雖然通篇從未提及「香格里拉」四字,不過自以下段引文我們仍可把趙杰最早發現的黑石星視為香格里拉的
象徵:
「我突然明白黑石族在做什麼了----它們是天生的詩人哩。白天它們躺在沙地上,接受日光照耀,一面緬想自己的詩句。到了晚上,它們就互相展示各自的精心傑作。他們的詩是純
粹的圖案,不需要任何詮釋,沒有絲毫激情羼雜,無所指亦無所求。他們的詩句乃是宇宙的天籟。

「想想看吧,在宇宙偏遠的角落裡,竟有一堆頑石,日日夜夜默默在自己的臉龐上譜出新的詩句。還有什麼是對宇宙、對生命更大的禮讚呢?

由引文可看出黑石星所代表的香格里拉典型是種純粹的詩人天堂。每塊黑石間沒有明確的階級區分,它們的溝通藉由圖案而非文字,彷彿社會主義的審美烏托邦。然而,這樣的烏
托邦卻被中國的「國粹」----麻將----所徹底改變。

麻將在小說裡除了呈現一種趣味外,我們也能夠視之為資本主義的縮影。趙杰當初出發星空旅行時,被冠上「太空播種者」的名號,欲「以文化的感召征服星空」,但世易時移,
經濟開發代替了文化傳播:
「太空播種者。」趙杰尖笑一聲,接下去說:「偉大動聽的頭銜!可惜我們回來,世人幾乎已經遺忘了我們。文化征服星空的說法早已不流行了;現在大家只談水星的經濟開發,
火星的士地規劃。我們已經背時了。」

於是,過去文化征服的理想高調被經濟開發的現實考量所取代,香格里拉與現世的對比不只出現在黑石星與地球之間,它也表現在時間的維度上。而後,因麻將的傳入使得黑石星
自早期人人平等的審美烏托邦變成階級嚴密的科層社會,甚至出現帝國主義的傾向,我們發現這與地球由文化取向轉變為經濟取向的過程極為類似。

如果將黑石星與地球的比較放置在時間序列中觀察,時空交織的價值遞嬗便構成張系國小說中的觀念模型,以下表示之:
地球 黑石星
過去 太空播種 純粹圖案溝通的詩人天堂
文化感召 社會主義烏托邦
現在 經濟開發 複雜的階級劃分
殖民星空 帝國主義

這樣的觀念模型,若我們把幾十年來的台灣及大陸代進去,便會發現它們頗為契合:
台灣 大陸
過去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馬列毛共產主義
現在 台商經濟開發大陸 改革開放
打左燈,向右轉

因此,將張系國〈香格里拉〉裡的地球視為台灣的象徵乃理所當然,但黑石星能否視為大陸的象徵呢?實際上在過去大陸的共產主義社會裡我們看不見如黑石星般的詩人天堂。這
種矛盾,只要把大陸過去的時間序列加以延長成整個文化中國,而非政治中國,問題便能解決,甚至可把如此高度理想的文化中國僅僅當做是張系國的一種夢想,一種柏拉圖的理
型世界。

小說末尾,把老同學趙杰當成瘋子的杭惠生看見嫦娥夜奔的理想世界----月亮----竟變成一張紅中!彷彿紅色中國的陰影漫天罩下。隨之自柏油路上軋軋昇起,寫著發財二字的龐大
黑石儼若資本主義的超高層大廈,似乎亦應驗了台灣人的焦慮:以往台灣人將潘朵拉之盒帶往大陸,親手開啟了它,現在大陸經濟反撲的夢魘,卻跟著它成長的腳步而逐漸逼近。

[我深深地愛上了它----王禎和的香格里拉]
台灣是王禎和〈香格里拉〉的唯一場景,所以我們幾乎就可以把整篇小說視為王禎和對台灣這個他心目中香格里拉的描述,然而如同張系國筆下的黑石星並不總是那麼完美,王禎
和眼裡的台灣社會也不全為理想的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一詞,最早出現在小說後半阿緞看見兒子小全考完回家,正要上前接他的時候,是首國產歌舞片的電影主題曲:
小全就要走近來了,走近來了,走近來啦!----伊將他拉近身邊。有這麼多要說要問底,伊一時不知要從何開始?就在這時背後突然傳來響亮的歌聲。回頭看去,巷口那裏緩緩地轉
來一部廣告電影底三輪車。車身三面都滿滿貼著五顏六彩底海報。車子向花蓮大病院底方向緩緩踩去,一路高歌著:啊!這可愛的香格里拉,這美麗的香格里拉……

歌舞片是種以娛樂大眾為目的的類型電影,它藉著豪華的明星陣容、炫麗的舞蹈及音樂來裝飾簡單易懂的通俗故事,小說裡的台灣社會仍處於有小孩考中學就「真好命」,吃塊排
骨肉就值得在門口「展覽」的時代,在那時所出現的歌舞片似乎具有粉飾太平的反諷意味。做為歌舞片主題曲的「香格里拉」,是否就因此僅僅被置放於反諷的脈絡中呢?

阿緞為了供給兒子小全讀書,丈夫去世後就獨自負起家計,忍受街坊鄰居的冷言冷語,甚至理當為百姓服務的市民代表也拿她開玩笑。她默默承受這些,將面對他人視線與言語時
的自卑感,轉化為支持兒子的力量,期望他日後出人頭地,為她「爭一口氣!」於是,這種情緒上的轉化讓她對兒子的關心無微不至,總是時時刻刻擔心兒子出了什麼問題,王禎
和對此的描寫極為細膩動人。因此,縱使身處經濟尚未起飛的台灣,又得面對小孩就學的財務壓力及鄰人女眷的嘲諷,阿緞對未來依舊充滿希望:

伊牽著小全底手走到明禮路來啦!路兩旁都栽著巨大的由加利樹,打樹底下過,伊感到有輕風吹過,風裏還飄著一種草葉底香氣,感到周身清爽舒暢,適才底難過彷彿已排出心外
去了。

最後,阿緞的弟弟騎車載小全前往老師家,而阿緞則打算回家為他們做些仙草冰消暑,一切生活難題在此像是終將得到解決,世界又是多麼美好:

……向他們說了「快去快回」後,伊便折返回來。走回半途,陡地想到這款天氣,該去買斤仙草和冰塊回去,做點仙草冰給伊弟弟和小全喝,好解暑炎,便拐個彎向夜市場底方向
行去,走沒多久,就迎面碰上那部廣告什麼「人間」底三輪車。車上底燈都開了,把海報照得雪亮。車夫打赤膊吃力地踩著車,宣傳員坐在車裏吸著煙,彷若唇舌已講乾了,不願
再多說話了,只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著歌曲。阿緞一路就聽著:
啊!這可愛的香格里拉,
這美麗的香格里拉,
我深深的愛上它了,
我愛上了它,
……
……

由此可見,在阿緞心目中的台灣的確是個香格里拉,即使實際生活有那麼多難處,即使歌舞片是粉飾太平,主題曲「香格里拉」的歌聲仍在她心頭不斷迴盪,歌頌著這塊土地。

[理想與現實----何處才是香格里拉?]
我們不敢斷言張系國是否刻意與王禎和對話,但他們的香格里拉的確以非常不同的觀念模型呈現。若將張系國及王禎和的香格里拉加以比較,可以發現前者的香格里拉乃是理想中
的文化中國,一種純粹審美的烏托邦,它存在於過去,與現今資本主義控制下的科層社會做對比;而後者的香格里拉則根值本土,藉市井平民的微小希望----獲得更好的生活----表
達,並未與「非香格里拉」做出對比。從中可以看出理想性與現實性的分別。在張系國的小說裡,香格里拉永遠在遙遠的彼方,它早已被時代的巨輪壓成平面,只能以語言文字表
現;王禎和的小說則較著眼當世、此地、此在,認為香格里拉不是別的地方,而是在台灣實現,雖然它並不那麼完美。當然,這並不一定代表他們各自的政治立場,本文目的只在
分析詮釋這兩篇同名文本,不在揣測兩位作者的理念。
Zhen-He Wang 王禎和: Taiwan Author: Part 005: More About Zhen-He Wang
http://140.119.61.161/blog/forum_detail.php?id=548&classify_id=6
王禎和的悲劇意識
                                                                             王禎和的悲劇意識

2006-12-10 21:37 作者: 沈威廷

一、前言

做為一位作家,他的取材與表現手法,故事情節與內在結構固然會有所變化。然而做為一個作家的創作動機及內在價值體系,關懷的人生及環境,必然有某種點,或者說有軌跡可
循。在王禎和的內心世界,正是映現了他對人生與社會的觀察,做為一個平凡卑微的人,在這樣的社會中生活,所遭遇的種種辛酸、無奈、悲苦。
王禎和認為人性是永恆的真實,而文學就在描述這永恆的人性。不論從評論者的分析或是王禎和自己本身的陳述,都能指出王禎和小說共同具有某種的人生悲劇意識。人生是充滿
悲苦,人生也是走向幻滅,在與時間競賽當中,人註定是失敗者,然而這些不幸和痛苦卻是人生的必需,要勇於面對,而非逃避。


二、基本生存需求

人在無法自主或是自由意志選擇下,出生來到這世間,除了環境因素造成困境外,每個人各有不同的缺點,或者說是人性的弱點,而這些缺陷與弱點,就形成自己受限的因素,生
活為其所困,心靈為其所囚,於是人生就陷在如此的狹縫中掙扎。
〈嫁妝一牛車〉裡,萬發的老婆阿好因為愛賭,輸多了就變賣女兒,而萬發為了生存,不惜讓別的男人共享他的老婆。因為父母無法盡到養育子女的責任,丈夫無力養家活口,結
果便是妥協、苟且偷生的和解,受屈辱、喪失尊嚴地生存。然而王禎和在他的小說裡並沒有告訴我們如何地悲哀,或是要我們去思考道德上的是非評價,他超越了一般的道德觀
點,而瞭解到比倫常關係更基本的動物本能,生存需求,呈現人類能夠妥協的最大限度。
1940年代心理學家馬斯洛提出需求層次論,人類的行為動機是由多種不同性質的需求組成,一層需求獲得滿足後,高一層的需求才會產生。而最基本的層次是生理需求,也就是衣
食飽足,其後的層次依序是:安全需求、隸屬與愛的需求、自尊需求。在〈嫁妝一牛車〉裡,萬發一家人,除了沒錢吃飯,連衣服由原本的兩件替換,因為大兒子到城裡打工,給
了他一件帶去,落得每天晚上只好打赤膊,等待明天衣服乾了。平日一家人的飯食也是靠簡底來接濟,以致於當簡底與阿好在飯桌上談笑春風時,萬發乾咳幾聲像要搏得一點尊
重,而無法奏效時,他也只能大聲丟下碗筷,憤恨的走出現場,那碗筷似乎還比他更有地位直接發出不平的聲音,而萬發呢?就好像王禎和在小說的開頭引的句子:「生命裡也有
修伯特都會無聲以對的時候。」他沒有辦法站起來拒絕眼前的一切,他只有逃避;當他能夠暫時得到飽足後,他才能夢想著靠湊彩票頂臺牛車,脫離目前的窘境,難道我們還無法
理解:萬發連生理需求都不能滿足了,還談什麼自尊呢?
這種悲劇的源頭,除了境遇、環境、命運之外還有家庭倫常關係的蕩然無存,讓王禎和一直耿懷於心的是:家庭倫常關係的維護,及個人在倫常關係裡是否盡到應負的責任,如果
這個家庭倫常關係受到傷害,個人無法履行家庭義務,王禎和給讀者的緊張程度、無法喘息的壓迫感就逐漸加深。然而那些活在堅實的倫常關係裡的角色也有例可循;在做為父親
的角色,往往生活疲憊不堪。
在這種不得不滿足基本生存需求的悲劇裡,如果受苦的人有良性的倫常關係,王禎和給我們的焦慮就少一些,讀起來也就輕鬆一點;也就是當這些苦難人物能夠有良性的倫常關係
作為在基本努力求生的憑藉,那麼他們的生活,就似乎多了些意義。外在環境的壓迫是無止境的,環境雖然時時給予人們重擊,但卻始終沒有打敗他們,他們無力抗拒這些巨大的
壓力,故而選擇了那些適於他們生長的方式以求發展、求生存、求表現,就像黃春明筆下的青番公,雖然沒有克服環境的壓迫,但是卻在它的重重打擊下以堅韌的生命活下去。人
在重重的身不由己之下,仍然可以從事無止盡的反抗與掙扎。只是,我們感受到在命運的羈絆中活下去,人的身份、地位甚至生活方式不能由自己左右,這是一種最深沉的無奈。

三、醜陋的社會意識與行為

王禎和以台灣社會現實問題做為小說故事的例子比比皆是,在小說中有向炎涼世態低頭的代表人物,或是不合理的社會意識代言人,甚至是揭露大部分人所表現出愚昧無情的社會
群體行為。在大眾知識水準低落、過於迷信的時代,人心容易動搖,就像歐洲中古時期的宗教戰爭,能夠三言兩語就讓女人套上巫女的罪名,阿緞只差沒被處以極刑,但卻也只在
鄰居的尖牙利齒下苟活。
在王禎和小說裡,他並不是特意以某一個台灣社會現實問題為主題,來架構整個小說情節,只是在於描述小人物的日常生活中,呈現周圍可能發生的事件,讓讀者能夠注意到除了
小人物的悲哀與不堪,還有整個大環境的脈絡與趨向。
「權勢」與「暴力」是當前社會兩大毒瘤,其影響層面既深且廣。同樣地,我們可以看到整個群體道德淪喪的現象,《玫瑰玫瑰我愛你》裡寫到的許多社會問題,從大量美軍來
台,酒吧紛紛設立,除了色情,也衍生許多毒品、性病和混血兒的社會問題,以美國為主的西方文化,隨著政治和經濟的侵入,廣泛的籠罩臺灣,引起強烈的文化衝突、社會倫理
敗壞和民族自尊喪失的問題,急遽轉型的社會帶來唯利是圖、大利滅親的現實。在充滿荒誕、訕笑的故事背後,王禎和企圖諷刺一個病態的社會,是一個笑貧不笑娼的社會,很多
人相信「美軍就是美金」、「有了美金就有一切」的畸形價值觀。在故事裡,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不切實際、利慾薰心,整個社會呈現出急功近利、盲目拜金崇洋、倫常不
存、道德滅絕的現象,這篇小說裡的群體並不限於知識份子,還包括了醫生、牧師、律師、議員以及妓院老闆。這個故事裡沒有人真正受到外來的惡勢力壓迫、沒有人有基本生活
的憂患、沒有人有內在性格的掙扎、沒有人有正面的意義,所以不會出現可供讀者印證自我的人物。
王禎和希望我們在觀察這篇表面上呈現歌舞昇平的世界的小說時,能夠察覺到實際上這是唯利是圖、道德廢盡、倫常不存的社會,而喚醒我們對道德的警覺和良知的不安。在他嘲
弄的背後是想要表現出他對於人類的關懷,一個真正的作家總是希望我們所生存的社會變得更美好。

四、結語

當我們面對環境、生活或心靈的困境,人物的態度就是人生觀的具體表現,而結果可以說是代表作者的寄情寓意,也就是作者創作的主體意識所在。
王禎和很細膩地表現小人物的無奈辛酸與眼淚,在丑化諷喻中表現了同情。然而他的作品中主角幾乎都是挫敗的,少有成功結果的。
王禎和小說裏面的平凡小人物,都是面對各種自身或是外在困境產生的挫敗,充分表現人生的荒謬感。王禎和關懷小人物的無奈悲苦,是一個人道關懷者,在丑化戲謔的背後,流
出了沉痛悲哀的氣氛,透過呈現這些荒謬性,他的藝術語社會聯結起來。
http://www.geocities.com/bihlian/wedding.html
「嫁妝一牛車」 讀後感            .李華.
這篇文章的作者王禎和先生,學的是外文,畢業於台大外文系,但一生並未用其所學,使其成名,反而是以小說馳名於台灣。「嫁妝一牛車」遣詞用語非常的獨特穎異,很鄉土
化。其中有很多用語以台語口氣寫出,似乎是很難懂,但當用台語念出來,卻又非常傳神。讀他的小說,不同於一般的小說,可以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總要慢慢的讀,仔細的
推敲,讀完以後印象深刻,故事情節、人物,迴縈腦際,久久不去,這點可能是他的作品最成功的地方。王禎和只活了五十三歲可謂是英年早逝,實在是文學界的一大損失。

「嫁妝一牛車」如果不讀完本文,而顧名思義的話,多數人總認為早期台灣牛車是主要的運輸工具,也是鄉間的交通工具,可能是一個女人嫁人了,她家人為她準備了一牛車的嫁
妝,而故事的情節才能圍繞在這一牛車的嫁妝上。及至讀完本文才恍然大悟,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在室女一盒餅,二嫁底老娘一牛車」,將故事的實情最後藉村人的口語點了出
來。

「嫁妝一牛車」主要內容圍繞在萬發、他老婆阿好及外地來的姓簡的商人。三人之間的枝枝節節,其中最主要的是在男女問題上打轉。但內容又不落俗套,充滿了人性的卑鄙、同
情、關切,引發出更多的問題,很值得我們深思。這其中包括了經濟問題、婚姻問題(外遇問題)、情慾問題,社會問題,等等不一而足。

自古以來,有人就有事,是所謂的人事、人事,人與人之間互相激盪而發生的事,因生活需要而去做的一些事,都屬於這個範圍,而有男有女就有男女問題。未婚男女發生的問題
是戀情,是較為單純的,已婚男女發生的問題是婚姻問題,如果再加上第三者,就是婚姻問題碰上的外遇問題,而外遇多數是因為情慾而引發,這是社會上的情慾問題,這些多多
少少也與金錢有些關係,這是經濟問題,而這一切一切的事情的發生,問題的造就,造成了社會問題,這些問題可以說是互相牽連的,無論古今中外,這些問題總是不斷的發生,
不斷的上演,有悲、有喜、有的是悲中帶喜,有的是喜中帶悲,當然了多數人是就這麼平平淡淡的活了一生。

萬發因為耳聾而不容易找事做,只好替別人趕牛車,但是”萬發並沒有聾得完全,刃銳的、有腐蝕性的一語半言,仍還能夠穿進他堅固防禦的耳膜裡去。這實在是件遺憾得非常底
事”。就點明了耳如果全聾了,什麼話都聽不見,就不會遺憾了,聽不到是是非非怎會遺憾呢?有人勸人能有時裝聾作啞豈非完美,但能嗎?太難了。就是因為他有點聾,又不全
聾,因而就發生一些故事。

阿好,是萬發的老婆,長得醜,身材像塊洗衣板,欲與比他小十餘歲的姓簡的勾搭上了,阿好一方面因為萬發的窮,想從姓簡的那裡討些好處,一方面由於萬發性無能,有她的需
要。而姓簡的由外地來此地經商,一個人很寂寞,當時的社會還沒有很發達,尤其是鄉下地方,沒有辦法可以找人解決他的性問題,三十多歲的男人總是有需要的,阿好送上門
來,雖然醜,但聊勝於無,「無魚蝦也好」就這樣湊在一起來,要說他倆之間有愛情,恐怕是沒有,有的是阿好對姓簡的一點牽掛。「天哪,我還以為他不回來啦!」到底掩不住
心中的激喜。這激喜是盼望、牽掛的表現。其他整篇文章中看不出來相互的愛戀與激情。這種的男女關係是因為互相需要,各取所需,談不上感情,但產生了外遇問題,也造就了
婚姻問題。要不是萬發能認命、能忍,可能也會造成社會問題,這等等的問題都是有前因、有後果,相互連貫的。固然萬發的行為是因為窮,所謂「貧窮夫妻百事哀」、「人窮氣
短」但是窮不是主因,只是原因之一,其他還包括了人性、心理狀況等等。富人一樣會發生婚姻問題,外遇問題與窮人一樣,甚至於有些更不可思議的問題,在有錢人中發生率更
高,根本上是人性問題佔有相當的比率。

窮人富人在人性上、人格特質上,應該不分上下的,可是社會的不公,重富輕貧,反而將一些問題價值化了,譬如說某達官、貴人、社會上有名望的人,有外遇,甚至公開外遇,
輿論不但不予譴責,反而說某小姐是其紅粉知己,而不知將其原配置於何方?而一般市井小民,若是發生同樣的事情,說法就不一樣了,什麼情婦、情人、姦夫淫婦統統上場了,
其實說穿了與紅粉知己所幹的是同樣的事,只是社會地位不同,就有了不同的說法,這些問題應該值得探討。

有人說女人是弱者,其實女人更是強者。阿好固然出牆,多少也為了整個家庭生活的改善,有她醜陋的一面,但也有他善良的一面,有需要,也有犧牲。一般說來,夫妻之間,女
人包容性較男人來得大。丈夫有了外遇,哭鬧難免,但丈夫回心轉意,又原諒了他的過失,如果妻子有了外遇,恐怕只有離婚一途了。

萬發並非不知廉恥,忍不住會發火,大罵姓簡的一些粗話,也知道「飼老鼠咬布袋」,引狼入室。但當姓簡的給了萬發一台牛車,他「興高了很有一回,就很生氣起自己來,可卑
啊!真正可卑的啊,竟然是用妻換來的」,不過他還是接下了牛車,盛情難卻地,到底是活下去比爭取尊嚴來得重要。只好裝聾作啞,睜眼閉眼了。

整篇故事,是發生在早期鄉間的事,因之鄉土氣極濃,王禎和能捕捉了人世間的明暗面,其中有卑鄙,有高貴,有同情,有關切,有人性,有獸性,也點出了社會的不公,窮人的
無奈,情慾、兩性婚姻生活,都頗值更深入的去討論,去探討,使這些世界上每個角落、每天都可能發生的事能更透明A更公開化,或許會減少一些不必要的衝突與問題。
http://here.xxking.com/Fineread/Article/Detail.asp?SN=144
張系國與王禎和的〈香格里拉〉        撰文:Dub
http://www.education.ntu.edu.tw/wwwcourse/honglou/modern/rose.htm
嬌豔玫瑰-王禎和之玫瑰玫瑰我愛你        台大中文系  陳宏怡
Click to go to companion website:
Google